小说族 - 都市小说 - 我的养成系女友在线阅读 - 第1094章 傅冲山的态度

第1094章 傅冲山的态度

        “咳!那个…林默,听说你母亲和苏文阳离婚了?”

        听到这话,林默心中笑意翻滚,其实很多东西从态度上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在傅冲山满含期待的注视下点了点头,“确实,我母亲已经和苏文阳离婚了,准确来说,已经离婚了很多年。”

        傅冲山眼中划过一丝喜色,提起茶几上的茶壶,给林默倒了杯茶,“那你母亲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林默摇头:“没有。”

        闻言,傅冲山眼中的喜色更甚,“林默,你今天来找我…所为何事?”

        林默意味深长一笑,“傅总,我今天来所为何事,相信你心里已经猜到了。”

        傅冲山有些坐不住了,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这个我怎么能猜得到,你还是直说吧。”

        林默暗暗失笑,“听闻傅总今年四十二岁依旧孤身一人,按理说,像傅总这个年龄儿子都应该像我这么大了,怎么还没成家呢?”

        “这个……”

        傅冲山脸上浮现出窘迫,“林默,你既然能来北海找我,相信你应该对我和你母亲多年前的往事有过一些了解。”

        林默微微点头,“确实,我确实从外公嘴里听到过一些事。”

        听到外公二字,傅冲山神色间略显复杂,“林家主…唉!实不相瞒,当年我和你母亲分开以后,我恨了你外公数年,如若不是你外公从中作梗,我和你母亲本应该很幸福。”

        “这个确实。”

        林默非常欣赏傅冲山的直白,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这样,敢爱敢恨,无需遮掩。

        听到林默的回答,傅冲山有些意外,“你听到我恨你外公,你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这个……”

        面对林默这种不按照套路出牌的聊天方式,傅冲山显然有些跟不上。

        林默低笑一声,“傅总,你和我母亲当年的事情,我大概都知道,当年的事情确实是我外公的错,如果不是他棒打鸳鸯,你和我母亲确实会很幸福。”

        “哦?”

        傅冲山眉头微微一挑,“林默,你就这么相信我会对你母亲好?”

        “不然呢?”

        林默摊着双手,“傅总,你和我母亲分开以后,二十多年身边都没一个女人,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傅冲山深深一叹,眼中浮现出回忆,“唉,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不谈也罢。”

        说话间,他的身体挺直了些,郑重道:“林默,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今天来找我,到底带着什么目的?”

        林默不急不缓地端起茶杯抿了口,道:“目的也很简单,今天来北海见傅总,晚辈主要是想问傅总一个问题,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什么问题?”

        “傅总现在还喜欢我母亲吗?”

        听到这个问题,傅冲山浑身一震,和林默的目光对视片刻后,沉声道:“喜欢,如果不是心里放不下你母亲,我应该早就成家了。”

        “那就行。”

        对于傅冲山的这个回答,林默非常满意,继续道:“既然这样,晚辈有一个不请不请,还请傅总答应。”

        “你说。”

        “傅总现在是单身,我母亲也离了婚;如果你还放不下我母亲,如果你不在意我母亲结过婚,还有一个我这么大的儿子,我可以试着撮合你们。”

        说完今天来北海的目的后,林默话音一转:“当然了,如果傅总介意的话,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喝完这杯茶立刻就走,你就当我没来过。”

        “介意。”

        林默愣住,这个回答让他很意外,可是傅冲山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瞬间明白是自己误会了。

        “我若是介意,你今天也就不会来见我了。”

        傅冲山神情苦涩,很快,这抹苦涩便已消失,露出了一抹释然,“要说不介意,那是假的,毕竟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男人结婚生子,我相信这种事情任何一个男人遇到,都不可能说绝对不介意。”

        林默点了点头,并不否认傅冲山的这番话。

        因为,这确实是事实!

        将心比心,如果安幼鱼和别人结婚生子,他会不介意吗?

        “但我不是介意你母亲结婚生子,而是介意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我的感情是否早已变了,如果可以,我当然愿意弥补当年的遗憾,可是……”

        傅冲山的声音停顿了下,音调放缓了很多,“可是这件事关键不在我,而在你母亲,如果你母亲对我还有感情,我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甚至是整个北海地产。”

        “傅总,你不需要付出一切,更不需要付出北海地产。”

        林默笑着开口:“以傅总如今的高度,相信你对林家也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傅冲山点头,语气淡淡地说出四个字,“庞然大物!”

        “可以这么说。”

        林默点头,“你觉得林家多一个北海地产少一个北海地产,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不重要。”

        “所以说,傅总不用说的这么悲壮,北海地产是你一手创办起来的,任何时候都是你的,哪怕以后你和我母亲走在一起,北海地产依旧是你的,和林家没有任何关系。”

        林默满脸正色,“我来,就是要搞清楚傅总的态度,现在态度也有了,那有些事情我就可以说出来了。”

        傅冲山面露期待,“你说,我在听。”

        林默放下手中的茶杯,道:“傅总,这段时间我试探过母亲,她对你…应该还是有感情的,只不过,她大概率会觉得无颜面对你。”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母亲,当年的事情傅总也不见得清楚一切,当年我外公强行将你们分开以后,就把母亲关在家里,据外公说,那个时候母亲整天以泪洗面,甚至还有过自杀的倾向。”

        “长时间待在封闭的空间里,再加上伤心欲绝的状态,我母亲精神方面出了一些问题,得知这个情况后,我外公也不敢再把母亲关起来,于是便让母亲去清大继续上学。”

        “刚恢复自由的那段时间,我母亲想尽各种办法想来北海找你,可是外公在她身边安排了太多的人,再加上林家在帝都的能力,她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离开帝都,久而久之,她也就慢慢的放弃了。”

        “偏偏那个时候,苏文阳出现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林默稍微缓了口气,继续道:“我相信傅总肯定对苏文阳做过调查,你应该知道,苏文阳和你有着几分相似。”

        傅冲山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林默继续道:“对于我母亲来说,以她当时的心境和情况,突然遇到一个和傅总长相神似的人,等同于黑暗中的一抹光明。”

        “其实我母亲已经很克制了,但苏文阳却在疯狂的追求她,一次拒绝两次拒绝,时间久了,她终究还是……”

        说到这里,林默没有继续往下说。

        傅冲山是个聪明人,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直白,他都懂。

        傅冲山低着头,缓慢地转动着手中的茶杯。

        林默也不着急,静静等待着。

        过了大约一分多钟,傅冲山突然抬起头,开口问道:“林默,你外公现在对我是个什么态度?”

        “愧疚!”

        听到这个回答,傅冲山眼中的复杂之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坚定。

        “林默,可以让我见见你母亲吗?我想再争取一下。”

        闻言,林默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傅总,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带你回帝都。”

        四目相对,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林默将杯中的茶水喝完,起身道:“傅总,既然决定了,我们尽早出发如何?”

        “稍安勿躁,先等等。”

        “等等?”

        林默颇为好奇地看着傅冲山,“傅总,这个时候你应该比我着急才对啊,你怎么还要等等了?”

        傅冲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实话,我心里确实恨不得立刻去帝都见你母亲,可是去帝都之前,总得稍微准备一下。”

        “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嗨,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傅总,你别这么见外,人去就行,林家什么都不缺的。”

        等林默话一说完,傅冲山缓缓摇头,“缺不缺是一回事,准不准备是另外一回事,再说,我不光是要准备登门礼,还要准备你和安幼鱼的礼物,你们昨天不是刚结婚吗?我总要给你们这对新人准备点礼物吧?”

        见傅冲山态度坚决,林默也没再劝,“那既然如此,傅总,你要不先去……”

        不等林默把话说完,傅冲山便出声表示:“实不相瞒,我在来的路上就已经让人在准备了。”

        听到此话,林默哑然失笑。

        不愧是能一手缔造市值千亿企业的人物!

        估计在来见他的路上,傅冲山就已经猜到了一切。

        等待期间,傅冲山带着林默在北海地产大厦里逛了一遍,这让林默对傅冲山有些更深层次的了解。

        不得不说,母亲除了在苏文阳身上栽过一次跟头,这辈子还真没看错过人,无论是资助的武者,还是初恋,都不是一般人啊!

        午饭,就是在北海地产总部的食堂里吃的。

        雅间里。

        傅晴晴送上最后一盘菜后,也不离开,目光就一直盯着林默。

        看得林默尴尬不已。

        这一幕落在傅冲山眼里,他没好气地瞪了一眼侄女,“晴晴,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出去,别影响我和林默吃饭。”

        “我有事啊。”

        傅晴晴不但没出去,还直接坐在了林默身边,单手撑着脸,啧啧道:“林默老师好帅啊,不愧是能娶到安幼鱼的男人,唉,要是我以后也能找到这么帅的老公,就算让我开豪车住大别也,我也举双手愿意啊!”

        对此,林默失笑。

        好家伙!

        连吃带拿是吧?

        侄女的发言,让傅冲山暗暗翻着白眼,“晴晴,你要是再这么犯花痴影响我们吃饭,小心叔叔我揍你。”

        对于叔叔的威胁,傅晴晴压根就不放在心上,“叔叔,你就别放狠话了,从小到大,你都说过多少遍揍我了,也没见你揍过我一顿,只打雷不下雨,你不烦,我还嫌烦呢。”

        傅冲山:“……”

        他,不要面子的吗?

        这小丫头片子……

        林默乐的不行,学着傅晴晴的姿势,托着脸盯着她一阵猛看。

        傅晴晴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一开始大大咧咧的姿态也没了,面露扭捏,“林、林老师,你别这么看着我。”

        林默暗笑不已,“我叫你晴晴吧,晴晴,你刚才就是这么看我的,我怎么就不能这么看你了?”

        “我……”

        傅晴晴的脸更红了,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吃饭没?”

        “没了。”

        “正好,去拿碗筷,一起吃吧。”

        听到林默这么说,傅晴晴抬头看向对面的叔叔,“可以吗?”

        傅冲山缓缓点头,“可以。”

        傅晴晴满心欢喜地朝着外面跑去,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拿着碗筷坐回到了林默身边,一边吃饭一边兴致勃勃地问道:“林老师,等会儿吃完饭你可以和我合张影吗?我的很多小姐妹都是你的忠实粉丝,对了,还有安幼鱼,虽然我是个女的,但安幼鱼长的太仙了,我好喜欢她。”

        林默笑呵呵地放下筷子,“既然喜欢,那我带你去帝都见见她?”

        傅晴晴瞪大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可以吗?”

        傅冲山面露不悦,“你觉得可以吗?”

        傅晴晴点头:“我觉得可以。”

        傅冲山:“……”

        林默好笑不已,道:“傅总,可以的,反正多晴晴一个人不多,少她一个人不少,既然她喜欢小鱼儿,那就带她去帝都玩几天也挺好。”

        “小鱼儿?”

        傅晴晴面露羡慕,“真甜。”

        林默失笑,“我从认识小鱼儿开始,就一直这么叫她,这不是正常称呼嘛,哪里甜了?”

        傅晴晴快速摇头,“我说甜就是甜,林老师,我想问一下,安幼鱼平时怎么称呼你的?”

        林默干咳一声,“问这个干什么?”

        “问问嘛,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说说呗。”

        “这个……”

        “说说,快点说说。”

        “小鱼儿平时叫我…哥哥。”

        饶是林默脸皮厚,当把哥哥二字说出口的时候,也不禁有些脸红。

        毕竟这种称呼多少有点……

        对面的傅冲山脸上多了几分笑意,没想到少年老成的林默竟然也有如此一面。

        傅晴晴则是瞪着眼,“哥哥?我靠!这个称呼,这个称呼更甜啊。”

        “啧,真夫妻就是甜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