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科幻小说 - 灾后第六年,我靠发豆芽攒下农场在线阅读 - 74.松树和竹子

74.松树和竹子

        这个季节山上能吃的好东西有许多。



        可在怀榆看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绿绿绿!



        再这么吃下去,她的脸都要发绿了,真的很素啊!



        吃久了会觉得肚子里寡寡的感觉,越吃越馋。



        因此这次她上山来目标明确,沿着几不可查的旅游栈道一路向上,抛开周边所有的诱惑。



        不管是正嫩的香椿,还是酸溜溜方便做酸汤的虎杖,又或者已经长出嫩叶的水蕨菜……



        “不要不要,都不要……”



        怀榆一边走一边加强着自己的信念,因为一旦放松低头去采野菜,那满山遍野的野菜又可以耽误一天的时间了。



        她今天一定要吃到肉,一定一定要!



        经过大松树时,看着他的子子孙孙那么多的松花粉还没摘完,怀榆还停下来多聊两句:



        “大松树,松花粉下次再来摘哦……”



        “你知不知道哪里有兔子或者野鸡之类的呀?”她搂着大树粗壮的枝干,可怜兮兮,哼哼唧唧:



        “好想吃肉啊。”



        松针簌簌摇动着,独有的清香在周围萦绕,片刻后,树枝震了一下。



        “吱吱吱吱——”



        从上头“啪嗒”掉下来一只松鼠,被怀榆眼疾手快的揪住尾巴拎了起来。



        一人一鼠对视着,松鼠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浑身的毛都蓬松的炸开了。



        怀榆也呆滞了。



        不是吧?这么客气?



        而大松树在风里摇摆着,摆得怀榆都脸红了:“我是想吃肉,但是也还没有馋到这个份儿上……你,你邻居都跟你这么多年了,还是算了吧……”



        再说了,她之前找的干果说不定也是松鼠的藏宝地呢。



        今年要是人家再努努力,她冬天还能再有一波收获。



        怀榆把松鼠又放回了树干上,转而似乎听到了大松树又说着什么,于是再一次揪住要迅速窜走的松鼠的尾巴,恶狠狠的说道:



        “喂!小松鼠!”



        “大松树说藏果子的时候不要再在他身上继续掏洞了!掏了两三个,你自己一个也记不住,有什么用?”



        小松鼠吱吱吱吱叫着,不知是在抗议还是在辩解,最后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而怀榆经过大松树独特的的“松鼠安慰”,这会儿心情又好了许多。



        不愧是我呀!



        ——大松树为了我,连它的邻居都要贡献出来了!



        抱着这种美滋滋的自信,下午三点多钟,她终于走到了一片无人的地方。



        这里隐约也是有栈道的,如今早已被树枝树藤缠得满满当当,只隐约可以看到脚下被树苗掀开的防腐木地板,像是曾经的景区专用。



        低头看去,前方是一处全是石壁的矮小洞穴。宽敞,深邃,避风遮雨,是个安顿的好地方。



        怀榆环视一周,默默在显眼处做上记号,决定就在这一片来回找找吧。



        这样不管有没有收获,今晚都还可以在这边生堆火来休息。



        上层下层皆是硬邦邦的石头,就算生火也不必担心烧起来。



        而前方有一块巨大的,奇形怪状的石头,好像是人竖起了细细长长的一根手指。



        怀榆好奇地看了一会儿,又看看脚下防腐木地板的延伸处还挺宽阔的,大约这里也是一处景观的观景台吧!



        奇怪,真的很陌生啊。可为什么自己会从这座山上醒来呀?



        她想不通。



        不过当下记忆没有肉重要,怀榆左右看了看,想瞧瞧这除了嶙峋怪石和峭壁,有没有什么略平缓的地方方便她找一找吃的啊?



        松鼠不能吃,蛇也是不要的,刺猬太小了吧?野猪更是不行,见了就得跑……



        那兔子跟野鸡呢?怎么一点也不主动啊!



        她一边琢磨着,一边小心的拿着铲子,向着一处缓坡慢慢前行。



        走着走着,面前却逐渐开阔。



        再一看去,竟然是一片并不算特别大的竹林!



        似乎是才生长没几年,里头的竹子也并不稠密,如今甚至还有天光洒落。底下没有什么太多的其他植物,倒是让怀榆眼前一亮。



        有竹林就有竹笋,有竹笋,说不定还有竹鼠!



        假如能抓一只胖的……



        她瞬间兴奋起来,这会儿拿着多功能铲就要上前!



        毕竟那竹林空空旷旷,站在远处都能一览无遗了,确实没什么威胁。



        这念头才刚闪过,下一刻,只见成千上万根竹叶齐刷刷向着天空竖了起来,而后片片竹叶如飞刀一般向四面八方射去!



        这种打架方式,简直就跟蔷薇走廊一个风格的!



        不过怀榆还没见过,她只觉得太凶了。“哆哆”声接连不断,四周一片大树树干上都已钉满了这只剩一半的竹叶。



        怀榆:……!!!



        她默默地缩回脚,发现战场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赶紧又悄悄松了口气,缩在一旁。



        这竹林这么敏感吗?



        她只是心里想一想,还没走上前去呢它反应就这么大……该不会变异的方向是读心术吧?



        还是感应到自己要挖竹笋了?



        总不至于连没见着影的竹鼠也要保护吧?



        这边心头还在嘀咕着,而那头,围绕着竹林的一圈大树却突然动了起来。



        不!不是他们在动,是地在动啊!



        怀榆一把抱住了身侧树干,多功能铲都掉落在地上。



        而不远处刚被竹林攻击过的那些大树摇摇摆摆,面前的土地裂出了一道道的深痕,竟从底下拱出来格外粗壮的树根来!



        那些树根在地里穿梭着,迅速生长着。前行的方向,正是那片占地面积小小的竹林。



        无数的土壤拱动又落下,整个山林都发出了可怕的声响!眼前土地摇晃着,仿佛是某种天灾重现。



        就连怀榆抱着的小树干也蠢蠢欲动,被她手脚并用地搂紧了,唯恐自己被甩进地里。



        而就在这时,只听一声连绵起伏的巨大“咔嚓”声,竹林所在的土地被彻底拱散,从里头露出长长长长、四周交错纵横着的巨大竹根!



        竹根甫一离地,那些拱动他们的树根却立刻迅速扎下,仿佛唯恐它回过神来重新占据这个地盘。



        一时间,满地枯枝树叶上散乱着乱七八糟新鲜湿润的深层土壤。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泥腥和尘土的味道。



        青翠碧绿棵棵笔挺的整片竹林,被直接抛在了地面上。



        ——眼见着是活不成啦!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