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科幻小说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12 身负重担

KZ-12 身负重担

        猛然的一个趔趄后,许涛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向地面,却在最后关头把握住了平衡。

        转身看向巷口,在灯光的渲染下,两人的身影更加模糊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许涛咬牙切齿道,看着两人。语气中却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控告。

        “呦呦,真像一只炸毛的猫咪。”阿拉德扬起手中的斧头,指向许涛,意味再明显不过了。许涛不顾一切的冲上前,趁着阿拉德不注意撞开他的斧头,步伐直指贝克托。

        阿拉德左手一麻,看见许涛闪过的身影,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刀,弹开刀刃。撞开许涛,并将他顶到墙上。刀刃抹在许涛的的脖颈上,甚至能从刀上感受到他的脉搏。

        许涛一怔,缓缓放松了紧握的拳头,这下子可不好笑了。他看着贝克托打开背包,首先是掏出委托信。好在钱和信件被他分别存放在暗袋里,没有被发现——暂时。

        贝克托将委托信丢向阿拉德,后者稳稳地接住,在许涛面前示威性的晃了晃,刀上的力度没有削减。

        贝克托从包中翻出一些杂七杂八的物品,没有翻到任何一分硬币。于是他被把最底下的衣服扯了出来,用手搓了搓感受外套的质感,从背包中拿出,在空中展开,他和许涛便一眼注意到了胸章的标识。

        “tempest……”贝克托粗鲁的动作停了下来,用指尖抚摸着衣服上的标志,感受刺绣在衣物上凹凸不平的质感。回过神来,贝克托从阿拉德手里接过委托信。缓缓拨开封口,掏出里面雪白的信纸,许涛的眼神随着信件而动——阿拉德看了看贝克托,给了许涛肚子一拳,许涛捂着肚子沿着墙跌下。

        看许涛吃痛蹲坐在地上,阿拉德收回刀,拿回墙角的黑色塑料袋。

        贝克托看着委托信半晌,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这反倒让阿拉德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一旁的许涛低着头捂着痛处,气氛安静的诡异。

        贝克托率先打破安静——“信使判级?”阿拉德先用脚尖踢了踢许涛。见他没反应,贝克托抬抬下巴。

        阿拉德托着许涛的手臂将他拉起来,许涛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是扑克里的人脸。

        “问你话呢!”阿拉德捏着拳头,准备给许涛再来一拳,让他清醒一些,却被贝克托抬手制止。

        “我……我不清楚。”许涛又一次低下头,暗淡的灯光让两人都看不见他脸上所表达的情绪。

        “我希望你能……嗯……认真的回答我这个问题。”贝克托顿了顿,补充道,“我们现在以平等的身份对话,我为我们之前的粗鲁行为道歉。”贝克托压下头,行了一个标准的官方礼仪。

        许涛有些惊讶地看着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的贝克托:“呃……我只负责送信。”

        阿拉德退后一步,贝克托伸出右手:“希望你不要介意,信使先生。”许涛接过他的手,轻轻一握,“贝克托,来自玛祖卡帮。”

        “许涛。”两只手随即松开,贝克托站在一旁,上下打量着许涛,让他浑身不自在。他细细一想,让贝克托态度转变的原因应该是那封委托信,或许是里安的大衣。

        “对于暴雨协会,我们玛祖卡对你们也只是略有耳闻,但雪绒花帮对你们非常熟悉。”贝克托瞟了一下阿拉德,继续说:“暴雨协会的信使都是出名的安保性和高完成率。”

        “我——”贝克托抬起头,眼神平视许涛,像是在向许涛递出请求,“我这边有一个信件,需要你的帮忙。”

        许涛退后一步,冰冷的墙面贴着他的背部,一片刺骨的冰凉透过他的躯体。从他的眼神中,许涛没有从中看见任何的戏谑和欺骗,一丝真诚漂浮在他眼睛之上——至少表面看是真诚的。

        他的脸因为僵硬而颤抖,看着贝克托从兜里掏出一封信纸,因为反复折叠而变得褶皱不堪。许涛接过信纸,下意识的搓了搓,粗糙的质感让他顿时清醒过来。

        “现款夹在里面,报酬等你送到自然会给你,信使先生。”贝克托点点下巴,不等许涛拒绝,阿拉德便将塑料袋甩在他的怀里,感觉像是一块硬邦邦的石头。

        “请遵守信使的准则,许先生,这是一份简单的任务,我们需要的是安全抵达。”贝克托说完,盯着许涛,悄悄退入他不可见的黑暗中。寒冷的空气贯穿他的身体,让他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许涛在小巷中站了好一会,才逐渐清醒起来,把委托信揣进兜里,捡起地上的背包简单拾掇拾掇,望着黑暗的小巷。

        人已经消失不见,许涛试探般将手伸入无尽的黑暗中,像是把手插进浑浊的海洋中,泥泞的触感让他窒息。

        “哈——”他的手像触电一样弹开,转身离开小巷。在走到尽头前,他瞥见角落里的东西。

        花费将近数十分钟,许涛终于在一栋安静的居民楼上找到了一个可以安身的屋顶。悄悄地爬上顶楼,在避免屋内人发觉的声音下,许涛摊开睡袋,蜷缩进去。

        在少光污染的天空中,星星在黑暗的夜里异常显眼。

        望着天上些许星星点点,许涛依旧兴奋的睡不着觉。他爬起来,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信纸借着星光识读着上面模糊的字迹。

        “请在三天内前往‘玻利维亚之风’并将信物交予接头人。”

        “格洛纳斯·彼德罗娃”

        “代号:北方”

        许涛从信件中夹出五张崭新的钞票,心中“咯噔”一下。

        丰厚的报酬和加急运输,信物不是危险品就是必需物品。许涛看着一旁的黑色塑料袋,好奇喷涌而出。

        他拨了拨袋子,看着里面露出来的单肩包,许涛握住拉链。突然,一种监视感刺穿了他的身体。猛然抬起头,一只灰色的猫注视着他,金色的眼睛在黑夜中异常显眼。

        许涛不寒而栗,瞬间冷汗直冒,那只猫看了他一会后,马上转身离开,不见踪影。

        许涛重新缩回睡袋中,就像害怕黑夜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