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科幻小说 - 从零开始的罗德岛指挥生涯在线阅读 - KZ-13 切入点

KZ-13 切入点

        天空被画笔涂上了一抹清晰的蓝色,许涛掰指一数,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已经第三天了。这三天发生了很多令许涛始料不及的事情,打了两次架,又莫名其妙当上了信使,还连续被多人追杀胁迫……

        当然最近的是成为了科马鲁多黑帮的临时信使。

        许涛忍住了查看包裹的冲动,从楼顶抬头望见远方地平线东升的夕阳,现在是时候动身出发了。

        顺着消防梯划下,许涛在小巷的墙角找了一处公共的水龙头洗漱了一番,走上科马鲁边缘城区的步行街。

        天气相比昨天要更晴朗,天上的云被风拉扯着一条条的絮状的棉花糖,在碧蓝的天空卷曲成自由的形状。气温也相较昨日稍微暖和一些,许涛掏了掏口袋里找散的零钱,找到一家简单的炎式餐馆。

        用一些兹罗提买了早餐,许涛开始狼吞虎咽下一个大肉包。昨天晚上经历的事让他忘记了填饱肚子,结果导致一大清早就被自己的肚子叫醒。许涛不得不点了两人的量。

        他想了想委托的内容,“玻利维亚之风”是什么地方?按照名字来说,餐馆、酒馆的可能性更大些。许涛决定往市区方向去寻找,据入境处的介绍,科马鲁多拥有二十个移动区块,往下细分为三个区。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在大城市中寻找这么一座小地方无疑是大海捞针。

        许涛必须尽快找到前往目的地的办法,无论是问路还是其他方案,在三日内,这封信件必须按时送达。

        许涛瞥见一辆银灰色的轿跑经过这条凹凸不平的石板路,驶向前方通往市中心的外环路,车身反射的阳光让许涛眯了眯眼。

        安比尔坐在一棵光秃的橡树上,望着远方的街道出神。一辆银色的轿跑掠过她的视野,将同样的晨曦反射到安比尔眼中。她因而回过神来,重新掏出手机看了看“线人”发的通讯。

        “啧,没错啊?”安比尔不甘心的看着空无一人的街区,从树上跳下,把用布袋包裹着的步枪背回背上。

        “如果又是一个假情报,这一个早上都要给浪费了……”最近的咖啡店在主干道上,安比尔决定先到那稍作歇息,再回“玻利维亚之风”接班。

        不过在她抬脚的那一刻,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安比尔的视线。那个影子——安比尔确认自己不会认错,便马上停下脚步,转入离她最近的小巷里。

        许涛沿着这条石板路向前,他看到了现代化的柏油马路,液晶屏幕的路牌显示着“科马鲁多外环-鲁尔区”。他毫无头绪的看着车来车往的马路,甚至连马路对面是什么他也一无所知。没有地图没有经验,许涛本身就不是一个专业的信使。

        在街角,许涛看见了一家咖啡店。

        跟在许涛后面的安比尔随着许涛的脚步停下,看着他拐入街角的咖啡店。正巧,那里也是她的下一个目的地。安比尔的眼神一转,情报部分属实,但是要找的人却对不上号。

        令人意外的是,前面的许涛也是她要找的人之一。

        只不过到现在,安比尔仍不能百分之百确认许涛的身份,不过她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跟所有人一样。

        许涛在露天区域找了个咖啡桌旁坐下,他抬头望向周围,早高峰开始前,就有一部分白领踏上了上班的路程。时间紧张的在用一杯咖啡敷衍早餐的同时还不忘办公,许涛环视四周匆忙的人群,一道粉色的身影掠过。

        许涛一惊,本来从包里掏出来攥在手上的委托信都拿不稳了。

        定睛一看,她的身影闪过了许涛的记忆,撞击着他的神经中枢。在那一瞬间,许涛记起了她的名字——就像看见格拉尼的那一刻一模一样。

        安比尔对上了许涛警觉的目光,她清楚的感觉到许涛眼神中的躲闪,她的心跳马上停了一拍,正如入职的第一天,有如与此相同的感受。

        安比尔不曾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许涛。

        她装作街头搭讪般,大大咧咧地拉开许涛面前的椅子。如果真是他,应该不会拒绝吧,安比尔心想。

        “你好!来两杯拿铁,谢谢。”前一句是跟许涛说的,后话则招呼了店里的菲林服务员。

        “你也是来喝这家店的拿铁咖啡吗?”

        “算……是吧。”本来许涛没想着点饮料,却被眼前的安比尔抢先了。不过这个他“貌似”认识的人来搭讪,许涛也不好拒绝。

        “品味不错!这家店的咖啡比其他家要更浓郁!而且,博……你肯定会喜欢的。”安比尔平时流利的自来熟一般的搭讪技巧却突然结巴了,她轻轻咬了咬舌头。

        她看了看许涛的着装和他背后的背包,那种金属扣的制式是暴雨协会的没错,背包的上面还绑着一个大睡袋,看上去像一名远行者。

        如果面前的人真的是他,绝对会认出安比尔……但也不排除他重新失忆的可能性。但作为一个暴雨协会的信使,让安比尔心生困惑,从而开始自我怀疑起来——“我是不是找错人了?”

        “你是暴雨的信使吧?”安比尔对许涛问道。

        许涛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在情况不明下,他最好还是保持对所有人的警惕。而安比尔从来没有见过他完整脱下面具的样子,因此对许涛的一切都在试探和推测。

        咖啡端上来了,安比尔细品一口,却瞥见许涛愣着出神。她放下纸杯:“信使先生,热咖啡在冬天凉的很快哦。”

        许涛回过神来,端起热咖啡,他冰冷的手很快被咖啡温暖。但他没有喝,只是问了安比尔一个问题。

        “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没问题。”安比尔笑着点点头。

        “我的下一个接头点在‘玻利维亚之风’,但我并不熟悉这个片区。”许涛稍微停顿,“你能帮我指个路吗?”

        安比尔喝了一口咖啡,咖啡因的苦涩和牛奶的香浓中和,吸引着人们喝下又一口浓郁的特色拿铁。

        “真巧,我的下一个目的地也在那个酒馆。”安比尔喝下了杯中剩余的最后一口温暖的咖啡,她的心也因此滚烫起来。

        “我们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