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道断修罗 > 第六百五十七章 归去来说战事起

第六百五十七章 归去来说战事起

        告别了师父和师伯,天气已暮,漫天的灵雨温柔地照拂着云起寺。

        一老一小两个身影缓缓走向小院,华生下意识地回向望着笼罩在迷雾中的问天峰。

        因为从始至终,他没有看到一道连接天地的光柱。

        跟昆仑秘境的老人不同,华生相信深渊之下的小和尚便是入了轮回,也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婆婆看着华生心事重重的模样也不好问他,她只想着接下来小雪该怎么办?

        推开小院的大门,坐在屋檐下的两个女人紧张地注视着走进来的华生。

        华生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濛濛灵雨,用了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抬头看着二女问道:“这千年不见的灵雨,你们确定不出来享受一下?”

        “那个不是惊喜是惊吓好不好?”

        说到这里时,澹台小雨刻意停顿了一会,然而跟华生翻了一个白眼。

        娇憨地说道:“话说我们两人坐在院子里就破了一境,你呢?”

        “原来妹妹也破境了啊?恭喜。”

        此时的云起寺依旧被漫天的灵雨笼罩,虽然夜幕降临,却仿佛一片人间仙境。

        婆婆走到桌前坐下,看着华玉问道:“你去小雪叫起来,让他也淋一淋这千万年难得一见的灵雨。”

        华玉看着婆婆说道:“小雪起来玩了一会……突破之后,她又嚷嚷着去睡觉了。”

        华生淡淡一笑,看着婆婆说道:“或许是太突然,让小雪妹妹的身体一时受不了,睡上一觉就会恢复精神。”

        澹台小雨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别光说我们,你有没有突破?你可是从问天峰上下来的啊……”

        “我说没有,你俩信不信?”

        华生淡淡地笑了笑:“我跟婆婆和师父、师伯在山下的树林边上喝茶,你应该问婆婆有没有破境,而不是问我。”

        在华生看来,就算要破境,也是等他回到五域的阴山之上了。

        想到自己将要面临的那场大战,看着面前的妹妹两人,华生顿时觉得头疼。

        在凤凰山妹妹和澹台小雨是天之骄女,可是回到南疆战场,两人什么都不是,连战场都不敢让两人去征战。

        便是最差的王如意,这会估计也已经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了。

        婆婆看着皱眉头不语的华生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说道:“现在,来谈谈你的事情。”

        ……

        五域的天山,已经是大雪纷纷的时节。

        望山而居的李修元依旧在石庙的屋檐底下,生了一盆炭火,守着一壶灵茶,整个人比夏天的时候又苍老了几分。

        老道士跟他约好,明年春天,就让沐沐和南宫如玉两人来陪他最后一段路。

        说是让两女明白什么叫化凡。

        坐在他面前的老和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你那师兄的慧根不错,怕是要不了五十年,就能踏入化凡之境。”

        李修元淡淡一笑,伸手接住了一片雪花,放在手里仔细地打量,然后静静地看着如梦似幻的雪花化为一滴雪水。

        “你的剑呢?”老尚突然想起了什么:“你给那些孩子们都铸了剑,我想看看你自己的剑。”

        李修元指着不远处的寒潭笑道:“完成最后一道淬火,我把他藏在寒潭之下温养了。”

        老和尚显然没有想到李修元竟然会选择把凡剑藏天寒潭之下。

        不得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想用这一方山水,天地灵气滋养你的凡剑啊?”

        “我没有经验啊!”

        李修元笑了笑:“之前我那师侄无心的凡剑,便是放在康川城外的日月山中的深渊之下温养。”

        老和尚叹了一口气:“若不是因为老道士的原因,便是打死我,我也不敢相信你已经亲手铸造了两把凡剑。”

        “这恐怕是我在这方世界铸造的最后一把剑了。”

        李修元给老和尚添上灵茶,感受到凛冽的寒风,静静地说道:“从今以后,便是有心也无力了。”

        正如老道士说的,莫说动手铸剑,便是让他回到当初跟先生一起修行的地方,都是一种梦想了。

        老和尚没有再跟他讨论此事,在他看来这是李修元自己要完成的蜕变,任谁也帮不了他。

        这是对生命的天道的感悟,也是对死亡的感悟。

        想了想,老和尚把话题扯到了南疆战场之上。

        想了想说道:“你那宝贝干儿子给你找了一个麻烦,我想来想去,只有你来帮他解决了。”

        “华生又惹了什么麻烦,需要前辈替他操心?”

        李修元嘴角动了动:“他这是要从梦境醒来了?”

        华生转眼已经在阴山沉睡了数月,若是再不醒来,李修元只能请老和尚带着华生来天山了。

        老和尚摇摇头道:“他若只是醒来那也算不上什么麻烦……他这回是要将另一个世界的妹妹带着来域……我想来想去,只能让两个女娃娃来陪你了。”

        在老尚看来,放在南云城那是万万不能的。

        放在小镇又没有人教两女修行的道理,眼下的明惠正在感悟天地之力,见天见地见众生,哪有力气教两个金丹境的少女。

        唯一的去处,便是天山之上了。

        李修元低头叹了一口气,淡淡地笑了起来:“前辈是让她们来陪我说话?还是让那两个女孩来天山上种茶养鸡?”

        老和尚哈哈一笑道:“我看都可以。”

        李修元想了想,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这家伙好的没学到,尽拣一些没有用的缘份回来,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是也不是,完成了五域之事,他还得再回到那方世界,那里也有他的责任。”

        老和尚静静地说道:“凡起心动念,便有因果,虽然因不在他,但是那果落在了他的头上。”

        李修元望着天山阴霾的天空,淡淡地说道:“我在这一方世界的债已经还清,华生的路就让他自己走了。”

        想着当初回到小镇时,华生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转眼间,已经是五域的大修士了。

        该尽的责任,该还有债,他都已经还清了。

        等他离开这方世界,怕就是真的离开了。

        毕竟,还有数不清地麻烦在等着他,而他来五域不仅仅是为了化凡,更是为了去念、断念。

        老和尚一愣,随后淡淡地笑道:“你已经渡河良久,自然应该早那顶在头上的船放下来了。”

        轻轻一笑,李修元看着老和尚问道:“这风雪正劲,南疆的战事应该暂时停下来了吧?”

        ……

        北风劲吹,却吹不倒南云城头的那一面大旗。

        从数十年前起,南云城便镇守着五域皇朝绵延万里的南疆大门,拥有最精良的骑兵,藏着最强大的武器。

        与强大南疆部落各大王庭对峙,不知过去了多少年。

        如今南疆的主帅,并非皇朝的大元帅姜火,而是皇城禁军的大将军纳兰雨,一个能跟国师大人称兄道弟的传奇人物。

        国师大人已经归隐,眼下这一场跟南海飞仙岛的大战,指挥的重担便落在了纳兰雨的身上。

        虽然当年他也曾跟国师一起征战南疆,但是独立指挥一场大战,他这还是头一回,虽然有花落雨跟欧阳东篱坐镇南云城,替他打气。

        从夏至打响了第一场大战。

        便将纳兰雨等南疆大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差一点没有抵住南海大军的攻势。

        南海飞仙岛集结了兰氏王庭和坚昆王庭共三十万大军,兵分三路将南疆三镇占据之后,接碰上往往南云城的方向推进。

        正如李修元担心的那样,两个草原部落果然将当年的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南海大军。

        正因为如此,让南海飞仙岛的去中尘可以从容推进。

        甚至一边缓缓往前推进,一边想办法将南疆大军挖下的数百、上千个大坑里的沼气排放,或是直接引爆。

        让南疆大军花了无数心血布下的大阵直接直了摆设。

        虽然爆炸之后道路坑坑洼洼,影响了大军的推进速度,但是却没能对南海大军带来一点损伤。

        莫说纳兰雨、杨开义等人,便是远在小镇的老和尚也禁不住轻声叹息,心道这可不是一场容易打赢的战争。

        云中尘看着眼前的一个个被引爆的大坑,看着两个汗王背后却冷汗直流。

        心道若不是自己当初决定收买两大王庭,怕是躲不过眼前无数的劫难。

        这可是当草原大军用鲜血换回来的教训啊。

        只不过,即便如此,南海大军依旧遇到了他们无法想象的抵抗和困难。

        原因是心里没谱的纳兰雨,竟然让十几万南疆大军在数百里的荒原上,修筑了十二道巨大的战壕。

        每一道战壕都像是一处天堑,横卧在南疆的荒原之上。

        要知道,李修元的计划只是让他在此修建三道战壕,以阻挡南海大军发起的冲锋。

        而纳兰雨在跟杨开义,马飞虎、马天云等人合计之后,生怕打不过未知的对手,于是干脆号令将近二十万大军不计成本地修筑了整整十二道防线。

        于是,这十二道巨大的战壕,便成了云中尘等人的噩梦。

        纳兰雨没有跟先生学过兵法,但是李修元却将几卷兵书传给了他,再加上他当年一直跟在李修元的身边。

        可以说,当年的南疆大战从头到尾,纳兰雨事无巨细,一直陪在李修元的身边。

        于是,他将李修元用过的一些招数,再次使用了一遍。

        在荒原上挖的大坑为南海大军所破,但是他在每一道战壕上,都是南海大军准备不了数千架在木头打造的重驽。

        更不更说上千桶上火油跟数不清的树枝和枯草了。

        当年开阳城外一战纳兰雨没有参加,但是李修元将修罗天域决胜关一战的招数教给了他。

        这些重驽都是在北海大战之后,五域皇朝重新改良过的武器。

        威力比北海战场上强大了一倍不止,杀伤力更是让南海大军头疼不已经。

        且不说被重驽重伤的净土和战马,光是轻伤的士兵,就让南海大军减员三成以上。

        等到气急败坏的云中尘指挥大军攻破第一道战壕,欲要缴获对方的重型武器时才发现,这又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

        纳兰雨指挥下的南疆大军在撤离战壕的前一刻,便已经在数千的重驽上浇上了火油。

        风助火势,只要几枝点着火油的铁箭,便瞬间将整个战壕点燃。

        这些木制的重驽,瞬间化为了一团团不可扑灭的火焰。

  https://www.xiaoshuozu.cc/shu/59772/401212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c。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