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全军列阵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怎么吃?

第五百二十八章 怎么吃?

        看起来像是漫不经心的,林叶他们又回到了那个湖边的码头。

        这码头距离袅县城门没多远,一进城就能看到那个规模不小的鱼市。

        袅县的鱼最远能卖到云州城里去,价格比在袅县这边买要翻两倍。

        附近郡县的人来这自己采买的有不少,如果价钱给的高一些,鱼市的人还负责把活鱼送到地方。

        林叶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把袅县这鱼市在外边评价不低的原因摸了个清清楚楚。

        非但鱼市在外县评价不低,宋楼这个县令的名声,在其他县也极好。

        原因和简单,只是因为袅县鱼市的人,不宰客,宰自己人。

        从外地过来进货的人,只收取很低的税费,如果采买到了一定的数额,税费还可减免。

        为了保证鱼货鲜活,袅县境内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给进货的客商免费换水。

        对客商不收费,但对渔户收费,甚至连给客商换的水都要和渔户收钱。

        从渔户手中收上来的渔获价格也极低,不愿意卖拉倒,愿意卖就听话。

        这百里水泊再加上纵横加错的河道,每年产出的鱼数量庞大。

        可是渔户根本就赚不到钱,最多也就是够温饱的,大部分人甚至连温都达不到,勉强吃口饭。

        所有的利润,都被鱼市收了去,客商在这得了好处,自然还会络绎不绝的来,而且还会让袅县鱼市的名声越来越响亮。

        袅县这边的渔户,打鱼要交税卖鱼也要交税,换水要交税,行船还要交税。

        而所有的税费,说是县衙征收,但都是经鱼市代收。

        林叶想起来自己还看过一份地方上报,是荔阳郡府治报给都护府的请功名单。

        其中就有这个袅县鱼市的老板,名叫李长载,那报功的文书里说,袅县水患,李长载捐献纹银五万两,为救治灾民修缮河道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这五万两银子,都是从袅县所有渔户手中收上来的,好处却让李长载一个人得了。

        估计着,他们巧取豪夺来的,也绝对不止这五万两。

        李长泽不但想得好处,他还想得美名,得嘉奖。

        传闻说,这个李长载就是县令宋楼的小舅子。

        但大玉有明确的规定,七品以上官员的近亲家眷,不得经商。

        而且,如果触犯了这个规矩,处置还格外的严酷。

        所以哪怕是那些大家族,他们所经营的生意,也都会用和家族没有直接关系的人来做明面上的东家。

        如果这个宋楼胆子这么大,只要查证了李长载确实是他妻弟,那办他并不难。

        林叶他们再到码头的时候,没多久,就被一群人盯上了。

        显然,那个渔村里被吊上去的人,应该是被发现了。

        林叶还看到了,一个双手断腕被包扎了的人,就在码头比较隐秘的地方藏着,盯着来往的人。

        “这几位客爷。”

        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靠了上来。

        他语气很温和,也很恭谦的问:“是新来咱们袅县看鱼市的吧,也做鱼市生意?”

        庄君稽点了点头:“早就听闻了袅县鱼市的大名,特意过来看看。”

        那中年男人立刻说道:“我是鱼市的管事,我叫王生财,若几位客爷真想从咱们这收货走货,可以随我到城里看看,这码头上没什么可看的。”

        庄君稽点了点头:“也好。”

        王生财在前边引路,说话客客气气,格外健谈。

        一路走着,就把袅县鱼市的情况,规矩,还有大致的流程说的很清楚。

        进了袅县的南门后往左边转,那边一大片地方,一眼看不到头,就是这闻名云州的袅县鱼市所在。

        袅县的水泊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玉静泊,当地人叫玉静湖,这里有一种鱼叫彩尾鱼,是玉静湖特产,又叫雨虹鱼。

        这种鱼的尾巴有好几种颜色,鱼肉鲜嫩,最稀奇的是,这种鱼的肉可以生吃。

        除了玉静湖之外,大玉如此庞大的疆域,都再也没有地方产出彩尾鱼。

        一条二斤以下的彩尾鱼,出货价就要一两银子,二斤以上的鱼,再高半斤价格就是翻倍的往上涨。

        如果是三斤以上的鱼,每高一两,价格还会翻倍。

        这种鱼,最大的也就到四五斤左右,但极为罕见。

        去年水患的时候,有人捕了一条五斤的彩尾鱼,直接卖了过千两银子。

        据说这种鱼越大的越肥,肉质都会发生变化,小一些的鱼吃着还会有些淡淡的发柴,大的彩尾鱼,入口没有一丝一毫的肉丝感觉,形如凝脂,入口即化。

        听着介绍,林叶他们一路走到了鱼市中。

        不得不说,最起码在表面文章上,鱼市做的极好。

        各家商铺的规模,外貌,还有门头的匾额,除了字不一样外,都一样。

        任何一家做水货生意的人,都是满面带笑,说话客气。

        据说这鱼市的东家李长载手段极狠厉,谁若坏了鱼市的名声,立刻就会被赶出鱼市,永远都不能再踏入袅县一步。

        还有人说,为什么那些曾经坏过规矩的人,真的在袅县都见不到了,并不是被赶走了,而是都被李长载派人剁碎了撒进玉静湖里,成了彩尾鱼的鱼食。

        当然,这话未必是真的,可在这,也是真的没人敢坏规矩。

        王生财引领着走,一边走一边介绍这些商户各自的优势和特点。

        不得不说,从码头到鱼市这一路走过来,王生财这样的人,绝对会招人喜欢,足够尽职尽责。

        哪怕他把林叶等人请到鱼市来,也许是图谋不轨,但他的职业态度真是好的令人赞叹。

        林叶一边走一边看,还一边听着王生财的介绍。

        他此时最大的感受是......坏人有了组织和规矩,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很可怕。

        “这些卖的都是寻常水货,有彩尾鱼的,也都是小鱼。”

        王生财往最里边那间看起来很大的仓库指了指:“那是咱们鱼市最忙的地方,所有品相好的彩尾鱼,都在那边。”

        他问庄君稽:“要去看看吗?”

        他总是看向庄君稽,是因为从年纪上,气度上,各方面综合来看,他觉得庄君稽才是这一行人的首领。

        庄君稽嗯了一声,迈步就跟了上去。

        那仓库极大,进来之后才知道,这里光是摊位就有四列。

        这里每一家摊位的大小,就不似外边那么整齐了,显然是实力越大摊位就越大。

        王生财说道:“越往里走,能看到的彩尾鱼就越大,去年洪灾,彩尾鱼被冲走了不少,今年的价格比往年都高。”

        庄君稽看似漫不经心的问:“最大的,能有多大。”

        王生财道:“我今年见过的最大的,也就三斤多不到四斤。”

        他看向庄君稽:“看最大的去?”

        庄君稽点了点头。

        王生财道:“那就得去最里边了,那是咱们鱼市东家自己的摊位,品相最好的彩尾鱼都在那。”

        态度诚恳,说法透明,这样的手下人,林叶都觉得多用一个就能多省一分心。

        到了最里边,这算是仓库中的仓库,有一堵墙隔着。

        王生财到门口说道:“是贵客,要看品相最好的彩尾,开门吧。”

        守在门口的是七八个看起来极为强悍的壮汉,他们似乎对王生财颇为惧怕,立刻将门打开。

        王生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庄君稽他们先进去。

        庄君稽没有犹豫,迈步就走了进去,庞大海带着人紧随其后,林叶是在队尾进去的。

        王生财笑呵呵的把他们请进门,还装作迈步要跟进去。

        可是在林叶进去之后,他立刻将那道门关上了。

        外边的七八个壮汉手脚麻利,把早就准备在一边的挡木抱过来,横着把门封死。

        紧跟着,这小仓库外边藏好的人就全都站起来,从仓库上边的小通风口往里边喷洒粉末。

        洒了不少粉末,但还没算完,他们又把什么特殊的药材点燃了,然后从通风口塞进去。

        那小仓库里,没多久就看不清楚人了,好像进了仙境一样,烟雾缭绕。

        “爷,差不多了吧。”

        一个壮汉问王生财。

        王生财道:“不急,多焖一会儿,鱼都在锅里了,还怕熟透了不好吃?”

        那壮汉立刻答应了一声。

        王生财回头道:“去给我泡一壶茶来,踏踏实实的多等一会儿。”

        不多时,手下人就给王生财泡好了一壶茶,还搬来了一个矮几一把椅子。

        王生财舒舒服服的坐下来,他身边几个壮汉用扇子把冒出来的烟往旁边扇,虽然也没冒出来多少。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长衫的男人快步过来,看着应该有五十岁左右。

        王生财见到这人出现,连忙起身:“齐师爷,你怎么还亲自跑一趟。

        这齐师爷,就是袅县县衙里的人,是宋楼的亲信。

        齐师爷问:“县令大人让我过来问问,情况怎么样?”

        王生财笑道:“人都被困在里边了,还没进去问呢。”

        齐师爷压低声音说道:“大人说要小心,敢出手那么狠厉的人,说不定来历不凡,别是都护大人派来打前站的。”

        王生财不笑了。

        片刻后,他问:“若真的是都护大人派来打前站的人,事情不好收场了,我本以为是外乡来了些不要命的家伙,路上不是在严防死守的盯着吗,没见都护大人派人来啊。”

        齐师爷声音更低了些:“有什么不好收场的,若真的是......那就更不能让他们活着出去了,老规矩,剁碎了撒进玉静湖,能有什么证据。”

        王生财点了点头:“一会儿我进去问问,若真是云州来的,那就直接动手,若真的是客商,那就.....”

        齐师爷摇头:“就算是客商,也不能留了。”

        王生财像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行吧,瞧着还真是有钱的,吓唬吓唬,他们就能认怂,这要是真客商的话,不赚他们的钱,着实浪费了。”

        齐师爷训斥了他两声,又交代几句后,又急匆匆的走了,他才不会在那些外人面前露面。

        算计了一下时间,王生财觉得那些人进去已经有两刻左右,就算没被药迷过去,也被熏晕了。

        “开门。”

        王生财一声令下。

        那些壮汉立刻把门拉开了,他们全都用湿布蒙着口鼻,开门后就立刻往后退。

        那屋子里的烟还不小呢,开门之后好一会儿,烟雾才逐渐散开。

        王生财让人用大扇子使劲儿的挥舞,让烟气散的更快些。

        好不容易能看清楚里边的人了,王生财立刻就愣在那,眼睛也睁大了。

        林叶用小刀,从一尾看起来能有小四斤的彩尾鱼上片下来一片鱼肉,正举着看呢,可能是因为刚才烟大看不清。

        见王生财往里边看,林叶认真的问了一句:“这个生吃的话,是蘸醋还是蘸酱油?”

  https://www.xiaoshuozu.cc/shu/60474/40121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c。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