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争霸万朝:开局获得赵云模板 > 第404章 狠手

第404章 狠手

        王景一手建立的淮军,声望碾压所有人,他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没有人能够违逆他的意志。

        他把自己的命令传到了中枢政务省,让政务省的沈翼、汪广洋派出官吏,和地方上的府县卫所兵、巡检相互配合。

        等人手到位之后,就开始将淮河以北的这些地方认认真真的清洗一遍。

        太初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傍晚,天色已经有些暗淡。

        距离泗洪比较近白泽县,这个县城当初是淮军攻略运河以东,攻打侯景和庞师古前线基地王景也在这里驻足。

        为了容纳十余万大军驻扎,大量的工匠劳役在县城周围修建了兵营寨墙,

        等到大军撤走之后,这些兵营寨墙稍微改造,变成了白泽县收拢北面流民的地方。

        在白泽以北,便是宿迁等地。

        此地比邻徐州邳州,北面诸侯相互攻打,大量的流民为了求活而南下。

        原本只是数万人的县城,在不断接收流民难民后,已经有了将近十万人之多。

        这么多的流民难民,因为中枢还没有颁布赐田分田的诏令,也没有把分田的权柄下派到县一级,所以五六万南下的男女百姓,暂时被安排为军屯。

        还有许多青壮被征召做工,用劳作来换取米粮。

        当然这些人当中,也有自持勇武不愿意种田的人,他们或是在码头做工,或是投靠了县城内的某些豪族。

        五六万人,不可能人人都是良善,其中多有好勇斗狠,不把律法放在眼中的人。

        县内的豪族,有很多不方便去做,也没法光明正大去做的事情,都交给了这些人,算是多了一双手套。

        双方一拍即合,白泽县明面上还是淮军管辖统治,

        但暗中已经多了许多豪族的触手。想要慢慢的把水搅浑。

        原本的白泽县,不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在卫所兵马的看管下,也可以称之为民风淳朴。

        但多了这些外来的流民,尤其多了有心人的操纵。

        白泽县附近的乡镇,都有些混乱,明面上平静,暗地里却已经暗流汹涌。

        一盏灯笼悬挂在镇子的入口道路下。

        赵正缩在房间内,等着晚上打更。夜深露重,寒气侵袭,他略微活动了一下腿脚,他的腿上还有些淤青。

        “不知道王上什么时候会再分田,我要是能有二十亩地,那里还用在镇子上伏低做小,一不如意就受到镇长和那些畜生的欺负

        赵正拿着一根木棍,拨弄着眼前的炉火,神色不断的变化,有时面带希望,有时眼中带着愤恨。

        他加入淮军的时间不算太长。

        以前他在邳州艰难求活,听说南面的淮王分田到户,对百姓仁厚,所以才咬着牙,跟着流民大队来到了泗洪,然后在白泽落脚。

        泗洪的淮王,的确是对百姓仁厚,附近也没有什么兵乱山贼,就算是老弱也能在这里活下去。

        只是听说淮王率领大军南下,没有淮王的命令官府的官吏,谁也不敢擅自分田,赢取民望。

        不过,淮王只要回来,肯定会分田的。

        对此赵正满怀希望。

        只是随着外来的流民越来越多,其中有些混混青皮,不敢欺负县城和镇子内的军户,便把目光放在了他们这些先来一步得到安置的流民身上。

        小到小偷小摸,打到入室抢掠。

        赵正这些流民,还没有正式入籍编户,另外也抱着不敢去官府招惹麻烦,得罪那些青皮混混的心理,一直在忍耐。

        有时候,你越是忍耐别人做的就越过分。

        赵正难得找了一个打更伙计,每天能得到一些额外的米粮,但这米粮也被别人盯上了他想过去找镇长,但又听说镇长和这些混混有所联系,前去告状的人都莫名的消失。于是他只能再次的忍耐。

        在他怔怔看着火盆的时候。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窭窒的声音,赵正耳朵一动,面色微变,立刻抽起旁边的一根木棍他在南下逃亡的路上,没少经历过危险,光是生死危机都遇到好几次。

        在生死危机下,他的耳目变得十分灵敏。

        此时他便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正是比较细微的脚步声。大晚上的,有人悄悄靠近想要入镇绝对有猫腻。

        他正想去敲响旁边的铜锣。

        却看到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房内。

        “耳朵倒是灵敏!”

        赵正身子一颤,只见眼前这人穿着皮甲,腰间悬着长刀,皮甲外面还套着一套军服,眼睛有神,按着刀目光在他身上扫过。

        凛然生威。

        这是典型的军中勇士。看着打扮,至少是军中的队正。

        房门打开。

        外面出现一个身穿官衣长身而立的男子,这人留着短须,眼睛明亮如星,同样在赵正身上一扫,赵正便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秘密都被对方看穿一样。

        “本官乃是白泽县令,你是什么人?”

        来人正是胡惟庸。

        他在白泽政绩出众,从县内六曹的小吏,逐渐的攀升,后来还在外县担任县丞,然后又调任白泽成了县令。

        官做到他这一步,再往上就能成为知府、推官或者中枢。

        这次王上亲自下令,要清理各地府县的污浊,清扫城内和乡镇的城狐社鼠。

        胡惟庸知道轻重,所以也不拿架子,以县令之尊亲自带着一队兵马,并联合附近卫所的几个百户,开始逐一清理县内。

        “小人更夫赵正,拜见县令大人!”

        赵正面露惶恐之色,慌忙下拜。

        胡惟庸微微点头,说道:“既然是更夫,那么对镇子的情况很了解了?此镇镇长横行不法,招揽亡命,本官奉命前来擒拿。

        “你去带路,若是把镇长和那些亡命之徒拿下,本官有赏!”

        赵正闻言大喜。

        “小人领命,小人这就带路!”

        傍晚,镇子内的街道已经没有行人,赵正对于镇内的情况十分了解,尤其是镇长招揽的那些亡命之徒、混混青皮的住所。

        他都一清二楚。

        有他在前面带路,穿着皮甲手持长刀的军中精锐,悄然围住了两座宅院。

        这时,寂静的夜晚突然响起鼓声。

        震碎了夜幕。

        “里面的人听着,速速开门降服,若是不然,格杀勿论!”

        持刀队正沉声喝道。

        官府,就要行堂堂正正、代天行道的事,即便是擒拿剿灭贼人,也要先报出名号,尤其是在自家治下的疆土,更是要讲究名正言顺。

        宅院内顿时传来一阵哗然和慌乱声,不过却没有人主动开门。

        队正看了胡惟庸一眼。

        胡惟庸一挥手,队正嘴角露出一丝狞色,当即破门而入,嗖嗖嗖嗖!弓箭呼啸而入,直接把逃出来的十几个壮汉射穿。

        鲜血飞溅,惨叫声传遍了镇子。

        “好!

        带路的赵正看的痛快无比,看着那些仗着身强体壮为非作歹的混混、亡命扑倒在地,他就像是喝了一碗热汤,无比的畅快。

  https://www.xiaoshuozu.cc/shu/62574/37530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c。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