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老子叫胡斐 > 战争

战争

        胡斐醒来的时候,身体发软,嗓子像是被木片划过一样的干疼。

        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李老伯,李老伯拧了拧水,把布条往他头上放。

        见到胡斐醒了,李老伯眼见着就开心起来了。

        “斐娃子,你别动,你可要小心些。”

        李老伯赶忙阻止了挣扎着起身的胡斐,握着他的手,眼里闪着泪花。

        “我们,我们差点都以为你挺不过来了...”李老伯手摸着胡斐的头,满眼都是庆幸,“幸好,幸好,上天保佑,斐娃子,你是个有福气的。”

        胡斐哑着嗓子,他环视了周围的环境,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个大通铺里了。

        胡斐灌下李老伯递过来的温水,这才感觉没那么难受,干色的嗓子眼也好多了。

        “伯伯,我这是怎么了?”一出声,胡斐就被自己沙哑的不成样子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胡斐看着四周,身体残缺的士兵,其实已经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刚来那会儿,他们这些人就被勒令不准靠近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这里的伤兵营。

        那时候他们隔着老远,都能听见有人在嚎叫,从早到晚。胡斐他们曾远远的看见,不停的有人从里面端出血水。

        他现在也被送到这儿来了,再看看自己的身体状况,就知道自己怕是病得不轻。

        他侧躺着,每动一下,屁股就火辣辣的疼,可想而知,当时那人下的手有多重。

        “斐娃子,大夫说你是受了伤,又感了风寒,前两天你的头就跟个火炉子一样,大夫瞧过了,给开了两副药,说着你要是三天之内没醒过来,那就可能一辈子醒不来了。”

        李老伯说着说着,又更咽了起来。

        李老伯老年才得了一个孩子,自然是宝贝的不行,谁知道,那孩子长大之后在一次上山打野兽的时候,就遭遇了不幸,找到的时候,身体都被坑的七七八八了。

        从此以后,李老伯就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专心的拉扯着自己的孙辈,直到这次征兵,他为了给自家留下血脉,自己跑来这战场。

        李老伯是看不得年轻的孩子受难的,这会让他想起自己英年早逝的儿子,所以他把自己的热情毫不吝啬的分给这些被迫离乡,甚至在未来有一天会死在战争中的可怜孩子。

        对于胡斐这个从小就是个悲剧的小孩,他更是投入了更多的关注,在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中,他深深地认识到胡斐是一个知恩图报的,本性善良的好孩子,就更加多了一份慈爱,所以当时胡斐受了难,李老伯才那么奋不顾身,冒着危险去找那个不知秉性的将军求情。

        “那小六和知了他们呢?他们没事吧。”胡斐问道,他不知道是将军救了他们,已经惩罚了麻六,只是觉得自己这么惨了,那和他一起受罚的宋知了应该比他更难受,六子那个站出来顶撞的估计也要被麻六给针对。

        “他们都没事,六子和那个知了,两个人这会儿都在忙活着,一会闲下来了就能来见你了。”

        “那就好,那就好,麻六他没有为难六子吗?”胡斐觉得宋知了身体是真的很好,一边又疑惑着。

        “你说这个啊,麻六那一伙人都给将军惩罚了,你那天受罚,将军可是发了怒,我看着这将军是个好的,对着残害自己人的那些狗东西一点也不放过。”李老伯顿了顿,又说道,“那个麻六和他的几个跟班都被将军吊在操练场呢,挂了好几天了,我瞧着都不动弹了。”

        “也好,世间就算少了个祸害,省的他再去祸害别人,”胡斐有些恍惚,在被人拖出去,压上木板,甚至被脱了裤子,被打的伤痕累累的时候,他才真的感受到这里是军营,不仅战争会让他丢了命,就连一个比自己身份高的人都能轻易摆布自己,这种感觉糟糕极了。

        “伯伯,最近是又开始打仗了吗?”胡斐看着看起来比较空荡荡的周围,除了一些伤的比较严重的,缺胳膊少腿的,甚至是躺着不能动弹的,其他的应该都已经从这里出去了。

        他们这些老兵,是正经受过操练的,打起仗来也能更好的适应,比他们这些新来没几天的可有用多了。

        “是啊,我听说,又快打仗了,西临人好像最近又有动作了。斐娃子,你可要养好伤。”

        李老伯其实也不清楚这些东西,只是很严肃的叮嘱着胡斐,一个受了伤的在战场上肯定比别的正常人要活的艰难。

        “斐哥,斐哥,我来看你了,你醒了可真好!”

        六子急急忙忙的扑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

        六子这个人很重承诺,从当时胡斐肯分他大饼的时候他就决定以后都要同吃一家饭,他斐哥是个好人,六子总觉得他斐哥以后能有出息,在某些时候,刘子的感觉是很灵验的。六子相信他自己。

        “胡斐,你没事就好。”宋知了跟在六子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想来这也是他的倔强了,毕竟,受了伤的不知胡斐一个,宋知了能这么快正常起来,还是说明他的体魄不错的。

        “斐哥,我和你说,我刚才路过操练场的时候,就看见麻六几个人都不动了,只是很可惜,将军又把他们给放下去了,好像还没死,唉。”六子惋惜的说,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胡斐不说话,对着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几个人又说了会话,就又要去干活了,走之前,六子又交给了胡斐一片甘草。

        “斐哥,你要是难受就舔舔,甜甜的就能好多了。”

        六子依依不舍的说着,其实几人也就只能来看这一次,以后只能等胡斐伤好了,几个人才能再见了。

        胡斐拍了拍他的头,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这才挥着手让他们走。

        接下来的几天陆续有人从伤兵营里出去,气氛一时间很紧张,胡斐也好的七七八八了,就又回到了之前住的那个营帐里。

        这一边是重聚的欢喜,另一边,可就不太妙了。

        参将营

        “什么?还是没有指令!”

        周参将拍案而起,动作太大,扯着了伤口,又不停的咳嗽着。

        “将军!”

        “无碍,你继续说!”

        “属下确实没有接到急报,属下一直蹲守在关口,并未见到一人,只是约定时间已过,属下这才前来禀报。”

        “这要我怎样,到底要我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周参将瘫坐在座位上,这是他在想如果朝廷再不派遣粮草兵马,这里可就真的守不住了,自己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那位指挥使拍拍屁股就逃回了京城,跑之前承诺会带回来兵马,只是如今已有一月,却还是不见指令,兵马更是没影了。

        当时西临攻打得急,用的武器更是事半功倍,当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将士们折损过半,后来又多次侵扰,他如今也只是苦撑着。

        在他受伤半昏迷之前,他是做了个糊涂的决定,用自己的信印调集了周边人家的壮年,以此好充当人数,让对面以为这些人是赶来支援的人马,从而不敢轻取妄动。

        只是他错了,这一次可能要把这些本来不该在战场上的人也给害死了,还有那么小的孩子。

        关陵峡一向险峻,从来是不会轻易有人来攻打的,这里地形易守难攻,随时官要之地,从这开始,一路向东,便可直通京城。周参将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做决策的人会如此的懈怠,难不成真的不怕亡了国,成了阶下囚!

        周参将一时气急攻心,一口血就喷了出来,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将军,将军!快来人,叫大夫!”

        另一边

        “斐哥,你可终于回来了,这几天都不见你,我们都可想你了。”六子难得的鼻涕擦了个干净,扒拉着胡斐的胳膊,就要扶着他坐下。

        宋知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李老伯倒是在的,一脸慈祥的看着他们俩。

        就在大家其乐融融的情况下,一声惊呼瞬间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众人出去一看,顿时被这种血腥的场面给震惊了。

        就见麻溜握着一把匕首捅进了当时和他狼狈为奸的其中一人的身体里。

        鲜血溅落在他的身上,覆盖了大半张脸,他的眼神异样的冰冷,少了从前的倨傲,变得更加的狠戾。

        另一个同伙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不停的求饶后退着。

        “来啊,来杀我啊,我从前有势的时候,你们一个个都来巴结我!如今我什么都不是了,你们就人人都想踩我一脚,来啊,想杀我,看看谁先死!”

        麻六笑得癫狂,用刀子指着周围的人,显然是这些天受够了欺负,他的模样很狼狈,就像一个已经没了理智的疯子。

        这种情况下可没有人敢惹他,但是还是会有例外的。

        宋知了可不惯着他,本来麻六就伤的严重,在他眼里,这种蛮横也只能是回光返照,从背后一脚就踹了上去。

        周围的众人一看,也凑了上去,一人一拳头,一脚印招呼上去。

        等停下来的时候,麻六已经彻底没了呼吸。

  https://www.xiaoshuozu.cc/shu/70851/375306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c。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