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玄幻小说 - 最牛记在线阅读 - 第13章 爷爷,二师兄给你。别抢我八姑啊!

第13章 爷爷,二师兄给你。别抢我八姑啊!

        “叫什么叫?你还有理了?闭嘴!”八姑虎着脸,从鼎里抓了把香灰撒在案上,接着才取下腰上的兽骨法器,披散了头发,捏着兰花指,摇头晃脑,一边扭秧歌,一边神神叨叨的念咒道“咕噜金咕噜土咕噜拜老祖….嘎嘣神咔嘣神得上九重门….呼噜~咕~咕噜…八天兵..八地兵…搬来黄天印….呼噜~咕~咕噜…..染门将吠门将…..供奉到~!”

        随着八姑的跳神,那猫头骨跟个铃铛似的“嘀呖呖~嘀呖呖”响个不停。

        这咒语高低起伏,抑扬顿挫,时而如夜猫般狂嘶吼,时而又如苍鹰般长鸣,最后八姑一声高喝,抓住猫骨法器用力往香案上一拍,“啪~”的一声。猫骨顿时化作一把骨灰,八姑忙抓起骨灰撒到香案前的贡品上。

        那骨灰说来诡异,包裹着桌上的肌肉、鸭肉以及贡品,开始吞吃起来,就像无数食人蚁在分食猎物。

        一飞在树上看得模糊,只觉那香案上的事物一阵纠缠,小鼎、香烛、被打飞。贡果、鸡鸭,全都被猫骨头所化的骨灰撕咬吞噬,那骨灰仿若具有生命,化成三股,相互争抢香案上的贡品。转瞬功夫,香案上就被一扫而空,骨头、果核撒得到处都是。接着骨灰又掀起三团妖风,那坛老酒被被三团妖风扯得溜溜直转,里面酒水撒了一地。

        树上一飞气得捶胸顿足“我的酒~”随后又小声嘀咕道“这丫头摆乌龙吧,饶两句切口就能请神?”

        就在校霸疑惑间,猫头骨所化的骨灰也因进食的关系变得越发灵动。

        见到香案上的狼藉,八姑眉头轻皱,喝道“何门侍卫下界?还不通报”

        那些骨灰一愣,迅速散开,落在地上。它们纠结泥土、草木形成三具怪异的身躯。一飞躲在树上看得目瞪口呆,虽然这些东西粗糙无比,只能看出个大概的人形,但比起怨婴中获得的那些翻江倒海的记忆更加直观,更家具有视觉冲击力。

        树下,三个由树枝泥土纠缠,一米八左右的人形怪物,成品字形跪在地上,其中一个高声道“末将袁文礼,率北天门门将参见上仙”

        八姑紧皱的眉头终于有所舒缓,衣袖一摆“起来吧,都随本仙捉拿妖邪。”

        此时的八姑,言语间自有一股仙气流转,眉目中更添三分英气。可惜袁文礼三个北天门门神逊毙了,起身之时,身上又有土块、树枝猛掉而下,直接从一米八暴减到一米五,活脱脱的烧饼汉子武大郎。如此卖相,直接将八姑开始时的意气风发秒杀得一干二净。八姑才舒展的眉头又皱到一块儿。

        大黄倒是机灵,看见八姑施法成功,乐得赶紧从香案下钻出来,围着八姑直打转。

        “转什么转,看见你就烦,成事不足的东西,要不是你,姑奶奶我请下凡的能是这个?”八姑盯着大黄,恶狠狠的骂道。

        大黄低眉顺目,一个劲儿的用大头去蹭八姑小腿。

        “蹭什么蹭,前面带路,要是让尸傀儡跑了,就断你半年狗@粮!”八姑怒道。

        大黄见好就收,屁颠颠去前面带路了。八姑拿了个火把走在中间,后面跟着袁文礼三矮神。

        一飞在树上乐不可支,这口黑锅犹如神来之笔,屎黄色背得更是不知不觉。

        一飞在树上正口渴呢,见八姑一走,便咬着猪头下树,找那坛老酒看看还有剩余没。

        一飞刚下树就听见狗叫声响起,而且越来越近,此时再想上树却是来不及了。赶紧找了个草深的地方一钻,躲了起来。

        原来是大黄、八姑又倒回来了,三个施法请来的矮神只剩下两个,其中一个还断了手,看来少的那个肯定挂了。

        一见八姑慌慌张张的样子,用屁股想也知道是刘家村的祖爷爷杀来了。这还没五分钟呢,三个矮挫就一死一残,足见祖爷爷之凶猛。

        一飞看得分明,这八姑锐气已失,眼带惧色,神情中三分慌张,七分落魄,十足的惊慌失措。

        “唔~”一阵山风吹来,分不清是爷爷的嚎叫,还是风儿的嘶声。一飞藏在草丛里也是紧张得要死,看见八姑让两个矮神护在身前,就知道事出有妖。

        果然,八姑才刚从怀里拿出柄桃木匕首,一团火球便飞窜而来,它速度极快,撞到那个四肢健全的矮神身上。

        “轰!”的一声爆响,矮神那泥土和树枝组成的躯体便应声而碎,烂木、焦土撒了一地。

        烟尘落尽,灰尘初定,便见一个身围虎皮,青面獠牙,皮肤青黄,头发如火,身高两米的巨汉立在那里,估摸着就是传说中的祖爷爷了。

        一飞心里尖叫,这他妈也太彪悍了吧,火球术跟手@榴@弹有的一比,他心里一慌,赶紧又把边上的草往身前紧了紧,期望能将自己隐蔽起来。

        八姑吓得一哆嗦,赶紧捏了个手印,指着那硕果仅存的矮神,喝道“斩妖!”

        后者也是低能,明知是炮灰还这么一往无前,咆哮一声就冲上去,“哇呀呀呀呀.....”

        八姑早已料定结果,头也不回就往一飞藏着的草丛这边遁来。

        果然,那矮神跟这位祖爷爷压根就不在一个重量级,半个照面就被一拳轰爆了脑袋。

        祖爷爷料理完北门三神,就往八姑这方追来。

        眼见爷爷来势凶猛,八姑急忙将手里的桃木匕首刺了出去。

        祖爷爷似乎也有些畏惧那柄匕首,让开了匕首刺来的轨迹。八姑见有机可乘,哪肯收手,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把骰子的赌徒,不顾一切接连刺出。

        祖爷爷本想抓住八姑,却畏惧桃木匕首的虎威,几次三番的让八姑占了便宜。

        终于,爷爷暴怒,不顾匕首锋利,一爪拍来。

        八姑吓了一跳,没想到刚刚还畏畏缩缩的祖爷爷突然发起飙来,只觉得手里一轻,那桃木匕首已经被其一爪拍飞。

        八姑失了匕首,赶忙后退,边退边叫“大黄!大黄!”。

        何奈那死狗根本帮不上忙,原本一嘴阴险地咬向祖爷爷下阴。哪知祖爷爷不管不顾,一门儿心思追八姑,任由这死狗撕扯。蛋,在与不在。显然不如八姑这个可口地血食来得重要。

        祖爷爷这时居然咧着嘴笑了,它狞笑着一步步向八姑逼来,瞪着它那绿色的死人眼,喉咙里“呼嘶呼嘶”叫个不停。

        八姑吓坏了,一不小心,又摔了一跤,正好摔倒在一飞脚边。

        “救?不救?”一飞脑海里千回百转,翻来覆去就这三字。这八姑生的俊俏,古灵精怪,清丽绝俗,让看惯了红妆艳抹,投怀送抱的校霸非常心动。

        忽见祖爷爷走到近前,一口就往八姑脸上咬来。

        “啊~!”看着那血淋淋的尸口,八姑惨叫一声,双手乱抓,慌乱间居然抓住了一飞的手,他还以为是根大棍子,用力一扯,想抽出来防身。

        不曾想到,那细细软软的小手就是她隐藏的必杀,一把将游离于天平之间的一飞抓向了自己这边。

        “妈的!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拼了!!”一飞发了狠,将手里猪头往咬来的祖爷爷嘴里一送,拽出八姑,往背后一背,撒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