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玄幻小说 - 最牛记在线阅读 - 58章 带头大哥

58章 带头大哥

        我的文目前在纵横首发希望喜欢我儿子(也就是这本书)的各位看官能来支持我

        希望同志们批评指正纵横首发是因为这边作品操作的时候很方便自动找出违规字方便修改今日红票上了一百明日三更两百就5更谢谢大家了!!!

        ————————————————————————————————————

        58章带头大哥

        校霸赶紧发动吞天术,将那个大包裹跟这壶长明灯油狠狠塞进嘴里,这才贱笑着去追琳儿。

        他跟二小姐又收拾收拾,留的留、扔的扔,又相互调戏了几句,觉得时间过得差不多了,这才带着琳儿去寻十三。

        张府这几天颇为热闹,这个被城东乞丐占据地方原本就偏僻,这帮外来的难民入住之后生机就更匮乏了,但一飞的来到却使其有所转变。

        十三从密室里拿了不少东西去救助这些乞丐,在琳儿家宝藏的支持下,这些乞丐生存条件总算得到了改善。

        张府前院的大厅,被他们当成了“长老院”凡是年过半百的全都住了进去,只要有关乎生计的大小事都要由这些老人裁定。

        现在十三便身在这“长老院”中,他恭恭敬敬的站在大厅中间,面前一张大圆桌上坐了八@九个头生白须的老人。园桌左侧是三个正在生火造饭的老妇,锅里煮着米糊糊,零星飘着点油花花。

        “十三啊...咳咳...你说的都是真地?”园桌上一个眼眶凹陷的老人问道,他身上穿着羊毛棉袄,拿着烟枪的手不停颤抖,说话有些气喘,似乎异常劳累。

        “是....柳叔...这些都是我亲眼看见地”十三有些紧张,说话也吞吞吐吐地。要是一飞在这儿肯定要大为吃惊,这个机灵、果断,敢于偷袭虎妖的少年居然会在几个老头面前显得羞涩跟畏惧,实在奇特。

        “老四,咱们的根可在这里,难道真要走?我们在城里可待了大半辈子,就这么走了......”坐在柳叔旁边的高龄老头突然张嘴了,听口气似乎比柳叔辈分更高。

        柳叔则狠狠瞪了他一眼根本不让他说完“不走怎么办?娃娃们还小,难道要陪你死在城里?”

        被柳叔这么一问,那老头倒是沉默了,只是眼神飘忽起来,显得有些郁郁。

        柳叔又看看众人,问道“你们怎么说?”

        “走吧!我马上让狗娃通知下去,好叫他们收拾收拾”一个浑身补丁,眼袋颇深的老头子道。

        “我当了一辈子的乞丐,被人撵了一辈子,也逃了一辈子,是该停下来休息休息了....你们走吧。”脸色长着麻子的老者却是面色坦然,显然是打定主意了。

        “我也不走了”......“既然老麻子不走,那我也不走了”.....圆桌上的老人纷纷表态,大都故土难离,想要落叶归根。

        “咳咳~,那好吧.....走不动的、不想走地,都留下来吧。十三啊,你哥哥在巧儿那,你寻了他之后,就带着大家跟随恩公....将来会有出息的.....咳咳....都散了吧...散了,赶紧安排人收拾收拾,把能吃的都带上!”柳叔面色惨白,说话的时候嘴角哆嗦,可见其心中的苦楚。

        “柳叔....”十三有些不舍,自懂事起,便是柳叔一直在管教哥两儿,对他而言柳叔无异于半个父亲,所以他希望柳叔能跟自己一起走。

        “走~!”柳叔旱烟杆子往地上一敲,微怒道。

        十三却是心里难受,哇~的一声哭着冲出门去。

        “孩子啊....你们还年轻.....不懂...”柳叔望着十三的背影,老泪纵流,嘴里轻轻念叨着,像是感慨,又像是叹息。

        一飞出密室的时候马府已经沸腾了,乞丐们风风火火的收拾着,凡是能吃的都被打包带走。他跟琳儿倒是不太认识这些乞丐,但好在别人认识他啊,一路上总有乞丐对他两点头、打招呼。可见这些天也不是白拿银子打水漂了,至少混了个脸熟。

        他随便找了个女乞丐问道“美女,见十三了吗?”

        被问的乞丐,穿着个满是补丁的花布衣裳,面上白净,还算清秀。这女乞丐一见是校霸,脸上有些拘谨,现在张府的乞丐谁不知道一飞是府里的大少爷,张琳儿是二小姐啊,都将他当成了有钱的富二代、二世主,随便给十三支取了点银子就解决了府里大部分乞丐的温饱问题。那女乞丐被他拉住问话,先是红着脸,随后才埋下头,娇兮兮地道“刚才见他朝巧儿姐那边去了”

        “那巧儿姐姐在哪边啊?”一飞乐道,觉得这小丫头若不是生活太清苦,脸上在太过消瘦,应该会更好看吧。

        “巧儿姐住那边”小丫头指着校霸左手边,说完便红着脸的跑开了。

        一飞愣了下,这才笑着拉起二小姐的嫩手,朝那女乞丐指着的地方行去,只是他没瞧见琳儿那嘟起的小嘴,显然是有些醋味的。

        两人才走了没两步就见到十三泪眼婆娑的出来,他身旁是两个身背包裹的一男一女,男的是他哥哥,以前却是见过了。女的一飞却是不认识,但猜测有可能是乞丐妹子说的“巧儿姐姐”,还可能是他哥哥相好的。

        十三见到一飞跟琳儿后倒是有些害羞了,将脸上眼泪一抹,强笑道“刘大哥、琳儿姐,这是我哥跟巧儿姐姐。”

        一飞见这小子泪眼婆娑,还以为他受了欺负,结果见他似乎有心掩盖,倒是觉得不好过问了。这才跟他身旁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其实一飞并不高兴,尤其是见到巧儿也背着包袱,显然是要与十三两兄弟同行。他本打算就带着琳儿跟十三两兄弟赶紧跑路,马老爷那边都没真打算带,现在却又莫名其妙地多了个女人,叫他脸上如何能好看。

        城外的虫群异常凶猛,实力弱的成群结队,单个儿的又强悍无匹,而且它们数目庞大,带的人越多就越容易引来攻击,反而人越少越安全,他也没有给自己找麻烦的习惯。

        虽然一飞满脸写着不高兴,但十三身旁的两位却是低眉顺眼的恭敬给一飞行礼道“恩公!”

        “恩公?我何曾施恩,二位莫要说笑了!”一飞心里憋闷着,当然没什么好脸色。

        十三的大哥倒是直性子,若是旁人这么对他,铁定是面红脖子粗,拖旁边干一架再说,偏偏校霸对他有活命之恩,跟恩人动手在道义上站不住脚,现在想发作又不能动手,脸上憋闷得难受。

        那名唤巧儿的女子,生得虽然清瘦,但衣衫却干净整洁,小衣上青布白花,丝毫不见补丁,放丐群里算是鹤立鸡群了。此女心性倒是玲珑剔透,俗话说观人而知心,她见校霸在看到自己后就黑着张脸,便已将其心中的想法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我们怎会说笑,你救过二虎,又给过十三不少银子吧?”巧儿美目流转,却是反而对一飞问道。

        校霸见她说到十三的时候望着二虎这个哥哥,便猜到那小嘴中的二虎说地便是他了。现在校霸倒是起了好奇心,排斥情绪倒是淡了下去,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若不是你以德报怨,现在王二虎还生死不知呢。若不是你给十三许多银子,大家现在还不知在哪挨饿哟。所以这恩公二字却是当得起地。”巧儿这才微笑着说道。

        话都说这份上了,一飞也不好在给人家脸色看,于是也笑道“恩公!照你这么说,这张府的人都该叫我恩公咯?”

        “恩~算这么回事吧”巧儿偏着头想了想,答道。

        “行了,恩公什么的就免了,我受不起啊。”一飞是个实在人,跟着她东拉西扯老半天,终于准备避轻就重,谈点实际的了。他又不傻,自然不会平白无故带个拖累。

        “呵呵~,这有何难?”说到这里,巧儿却是眼中一亮,脸色严肃,小手牵着二虎跟十三,纳头便拜。

        “从今往后,张府上下,共计一百零六人,任凭刘大哥差遣,若有不从,便是三刀六洞,偿还今日活命之恩!”巧儿姑娘巧嘴妙舌,终于放出杀手锏。

        校霸此刻很憋闷,终于明白这姐儿唱的是哪一出。这玩的是梁山泊聚义大戏啊。借着“恩公”的名目,句句抛砖引玉,夸得一飞云里雾里,最后终于水落石出,竟是要“双树城内拜大哥,聚义共把虫灾躲!”原本以为只是一瓶啤酒,没想到来人家送的是一打啤酒。

        瞧着十三纯真的眼神,二虎坚定的目光,巧儿期待的脸庞,一飞此时纠结了,这丫的还共计一百零六乞,还任凭差遣,加上自己跟琳儿不就刚好合了那梁山聚义一百单八的人数吗?这是对号入座啊,那梁山好汉最后不都没好下场吗,宋江之流更是背负骂名!答应了吧,现在倒是痛快了,估计到时自己都得搭进去。他有多大能耐他清楚,那城外虫群的厉害他更清楚。不答应吧,又对不起众人的期望,对不起十三多次舍命相救。所以他纠结了,鼻子、眼睛、眉毛都挤成了一块,结果他郁闷了。

        当他陷入两难的抉择时,无意中接触到琳儿那不解的目光。

        “她怀疑我的勇气?还是觉得我没有正义感?她居然用这样看着我?她怎么能这样?”一飞心底挣扎起来,琳儿的脸在这一刻完全跟八姑重叠起来,似乎就跟当初一样,那个钟天地灵气于一身的奇异少女,正满脸憧憬的趴在床头,怀疑他不是盖世英雄,怀疑他将来不会身披金甲、不会脚踏祥云、更怀疑他将来不能拳震四方、无法喝退十万雄兵。

        “我可以!我可以!我要证明给你看!我能做的绝对比你想象的多!”一飞在心中咆哮,他满脸狰狞,双目充血,跟走火入魔一样,突然“哇~”的一口逆血喷吐而出。

        “喂~!你怎么了?妖怪,别吓我。”张琳儿最先发现他的异常,惊恐的叫道。

        “刘大哥....”“恩公?”跪在地上的三人也是一下站起来,满脸关心道。

        一飞吐血之后,心思倒是安定不少,长长的吸了口气之后,这才坚定道“好!张府上下,一百零六口的命,老子就接下了!”

        巧儿三人一脸狂喜,一飞却眉头紧皱道“既然要走,那就赶紧,相信你们已经知道了外面的情况,让大家带些轻便的食物即可,别大包小包的不方便跑路,咱们马上就走。你们两赶紧让大家到后院荷花池那儿等着,人齐了咱就走。”一飞对巧儿跟二虎吩咐道。然后他就带着十三跟琳儿去径直去荷花池那儿等着了。

        一飞说的那个后院,颇大。原先,里面长着些紫竹,竹下红花青草,宛如绿地毯,艳丽自然。院子中心是个月牙形荷花池,内有锦鲤满塘摇摆,池中凉亭一座,柳树三棵,小风一吹便是微风拂柳,亭里一站就能观花赏鲤,简直是才子佳人吟诗作画的宝地。

        恩~这是乞丐们没入张府时的情况,现在这院中的紫竹成了柴火,都快被砍绝了,草坪被踩的皱皱巴巴,池里连根鱼刺都没留下。那凉亭被掀了顶盖,仅剩四根红柱子凄惨的立着。

        校霸倒是没什么感觉,二小姐则是触景生情,眼眶微红,落下泪来。一飞这才记起琳儿很喜欢这个后院,月光下的这些个残砖败瓦,却是说不出的凄凉,叫她伤感异常。

        校霸急忙紧了紧琳儿的小手,安慰道“莫哭!莫哭!以后我帮你修个更漂亮的院子”

        “不要!我就要这个院子,我只喜欢这个院子”琳儿一脸不舍,目露哀伤。

        “好好~好,等以后这些虫子离开了,咱们再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把这院子重新修葺一遍。”一飞竭尽所能的捡些好听的安慰她。天知道这些虫子是从哪钻出来的,也许是地心,也许那石门只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恩~”原本还在难过的琳儿,听一飞说将来要跟自己一起把这里重新修葺,立即高兴起来,这又是眼泪又是笑的娇俏模样让校霸瞧得眼都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