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永历三年 > 第六十六章 西江故事之二

第六十六章 西江故事之二

        浔州水门码头,陈翠翠一身素衣,铅华尽去,温柔的跟个小媳妇似的,柔声说道:“天木,此去千里,万般小心,妾身等你。”

        王天木摆摆手说道:“男人办事,娘们儿别磨磨叽叽的。走啦!”说完,他跳上船,商船杨帆远去,陈翠翠挥手,久久才离去。

        浔州内乱,陈翠翠跟王天木一起躲了几天,擦枪走火来了几炮,陈翠翠被干出了真感情。王天木军中汉子,充满阳刚之气,干的又是暗杀行动,充满了江湖豪气,身上的男人味岂是陈邦傅父子能媲美的?陈翠翠被他打动,一颗心完完整整的放在王天木身上。

        她还没到城门呢,一帮人围上来拦住她。陈翠翠轻蔑一笑,眼下浔州城内应该没谁敢找她的麻烦。

        事实如此,打头的是浔州城内的大户人家,蛮王们的亲信。眼下庆国公倒台,马维兴入城,他们搭不上线,心里惴惴不安。大伙儿思来想去,浔州城内头面人物死的七七八八,也就陈翠翠拿得出手,大伙儿找她拿个主意呢。

        陈翠翠听他们聒噪一阵,答应周旋一二,交代大伙儿夹起尾巴做人,听从官府吩咐,有事儿派人到她家传信就行。

        打发了众人,她自己心里也没底。虽然马自得答应她入股,但是眼下浔州城内变幻大王旗,她也不知道找谁联络,听命与谁。

        她正惶惶然,马维兴的传令兵找她,请她到浔州府衙议事。

        故庆国公府门外的大狮子依然张牙舞爪,活灵活现,淡然观看世间风云变幻。何子谦一行人官衙门口遇到热情迎接的马维兴。马维兴一拳擂在何子谦的胸口,以示亲密,何子谦苦笑着拱拱手,揉揉自己的胸口。

        马维兴领着他进官衙,边走边问:“原来新来的浔州知府是你小子啊!”何子谦嘿嘿一笑道:“咱从郴州赶到梧州,又从梧州赶来浔州,腿都跑断啦。快给老弟准备好酒好菜,犒劳犒劳!”

        马维兴哈哈一笑,说道:“放心,连小娘都给你准备好!你要早来一天,你就能见到刘叔啦。”

        他口里的刘叔是刘之良。帮助马惟兴稳住阵脚,刘之良昨日率军西去。他跟马进忠年龄相仿,看到长江后浪推前浪,后辈出息,他由衷的感到高兴。他对马惟兴说道:“小马,好好干!家眷南下以后,我让我家小子跟着你干!”

        马惟兴感动的说道:“多谢刘叔帮衬!小弟能来帮我,我求之不得!”

        大厅里,何子谦给他介绍自己的一行人。有从郴州带来的班底左一鹏,另外二三十号人马是从梧州带来的,跟着朝廷颠沛流离的小官员,还有几个国子监的的学生。

        马自得把这帮混的很惨的家伙给何子谦打包到浔州,朝廷这个鸟样,再不拉他们一把,就要他们逼到满清那边。

        何子谦心思通透,这是武昌伯挖朝廷的墙角,培养自己的圈子哩。他心中窃喜,这何尝不是培养自己的圈子,他喜滋滋的奉命任浔州知府。

        何子谦拉过身后一名武官,介绍道:“这位是总督府参军钱将军,这次武昌伯派他跟咱们一起搭伙儿,把浔州、横州搞起来。”

        钱义低眉顺眼的站出来给马维兴行礼。两人虽然打过仗,但还是第一次打照面,之前江边大战,马维兴正好救援陈邦傅,等他回来,钱义已经率船队远去。

        军中以实力为尊,马维兴对钱义用兵佩服的紧,何况钱义是马自得委派的人。他热情的欢迎钱义,等陈翠翠到场,他们遣散手下人,四个人坐下来谈正事。

        何子谦、钱义这次南下之前,被小马哥耳提面命谈过。小马哥也不避讳,直接告诉他们,眼下就是把浔州搞成一个样板,何子谦的任务,是搞好民政,反正之前有郴州屯田的经验,这次陈邦傅的族产肯定要没收,正好拿来做屯田。另外,要搞好齐户编民,掌握赋税,挖掘战争潜力。

        钱义的任务则更重,马自得命令他在浔州建立军校,名字他都想好了,叫大明西南讲武堂,他自任山长,钱义做总教官。

        另外他让钱义建立训练体系,特别是陆军和水军的协同作战。钱义搞的两栖作战令他印象深刻,南方水系发达,骑兵拼不过不过满清,水军可不能掉链子。他令钱义设计一套乡勇制度,组建半脱产民兵,积累战争潜力。

        钱义惊呆了,他以为马自得让他进梧州,是卸磨杀驴。这特么是重用啊!钱义感动的主动上交姐夫分给他的十万两银子,还嚷嚷要把家眷搬过来。

        马自得贴心的没有要他的银子,吩咐他把族人一起搬到柳州,田产啥的也别想啦,造反要有这个觉悟,这十万两银子就算他们的安家费。

        陈翠翠的任务则是整合浔州势力,拿银子跟大明西南公司合股,成立浔州子公司,当地的市场和出产全部整合进大明西南公司。

        四人被马自得的大手笔震惊了,马维兴长出一口气,说道:“虽然听不明白,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你们尽管去干,不听话俺派兵去收拾。”

        马自得在书信里特意交代,横州和浔州一体,刘之良也算一个,组建五人委员会,大事不决,五人一人一票,过半投票算数,其他人无条件执行。大伙儿商量一阵,派人去横州送信,准备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浔州城外的大营正空着呐,钱义抱了块木板挂在军营的他们上,上面写着:“大明西南讲武堂”。马自得交代他准备三个科目“步兵、炮兵、水兵”,眼下头绪全无。不过钱义也不着急,反正地方有了,先把架子搭起来,马自得有言在先,人踩不够跟他要就是。

        不出三天,浔州震动,山里蛮王的手下们收到消息,大明官府居然要搞齐户编民,这不是让大伙儿没活路么。大明上次这么干还是张居正,不是也被大伙儿给折腾黄了么。

        不过庆国公来回折腾,瑶族子弟兵死了一万多人,山寨被折腾的伤了元气,有心起兵反抗,奈何实力不许。石禄的大儿子石震,召集其他山寨商议,大伙儿决定先拖延一下,观望一阵再说。

        左一鹏到了浔州,套用郴州的经验,组建两千税丁人马,既管治安、征税,又负责吓唬老百姓。在这两千人的威慑下,从梧州来的下级官员用命,大部分地头蛇妥协,老老实实的汇报人口。

        不过,浔州三王的手下不买账,串联要武力对抗哩,左一鹏的手下和何子谦派出的小官儿,被他们乱棍打出。马维兴也不客气,带着手下的浔州兵先把进山的路堵上,准备跟他们耗上。

        陈翠翠跟何子谦商议,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浔州兵跟这帮土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要是再次哗变,恐怕会坏了武昌伯的大事。眼下武昌伯已经南下广东,联络不及,陈翠翠主动请命进山谈判。

        石震跟陈翠翠也熟悉,大概知道一点浔州内乱的内情,他看不上克死陈邦傅父子的陈翠翠,自家老爹、妹妹的死也可以算在她头上。不过他不是二杆子,山寨的传承更重要。他礼貌的接待陈翠翠,问她有何指教。

        陈翠翠大言不惭,说特来救各位的命。石震一个手下哈哈大笑,骂道:“臭娘们!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你就不用回去啦,山寨里有的是精壮的汉子!”

        陈翠翠轻蔑一笑,说道:“你们在意的只是怕手上的土地奴隶被官府拿去而已,我有办法救你们!”

        另一个精壮的汉子出言臭骂:“臭娘们,老子们还让你救,大不了起兵,鱼死网破!”

        陈翠翠看了一眼石震,石震呵斥道:“闭嘴!听陈掌柜讲完!”他又对陈翠翠拱拱手请罪,不过陈翠翠知道,今天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这帮蛮兵是真有可能不让她走。

        于是她把何子谦的想法和盘托出。何子谦的想法就一句话,以政治权力收买经济利益,先把盘子稳固住。何子谦承诺,官府保护蛮王们的私产,但是手下的佃户、奴隶不在保护之列,必须编户纳税。作为回报,浔州成立资政会,凡是配合手下编户五千人以上的都可以进入资政会。

        大伙儿一听一头雾水,石震问道:“这个资政会,是个啥玩意?”陈翠翠自己也不大清楚,她只好照本宣科。

        参加资政会的好处,首先是可以见官不拜,犯事儿也不得拒捕,必须资政会投票同意解除资政会资格后,才能被拘捕。

        其次,参加资政会,以后大明西南公司的增资扩股,这些人有优先权。

        最后,浔州官府每年花多少钱、花到哪里了,要提前跟资政会报备审批,用完了也要由资政会派人审计,资政会不同意就能花钱。

        马自得搞的报纸已经传遍广西,招商引资的事情大伙儿还是有所耳闻的。就这条大伙儿还是挺满意的,武昌伯能带着发财感情好啊。

        当天他们商议完,奔着这条儿,大伙儿全票通过。至于见官不跪,没啥吸引力,反正磕个头又不会少块肉。

        资政会的参政议政权力,他们也没当回事,哪有官府限制自己权力的,这不是扯淡吗?

        陈翠翠下山的时候,嘴贱的两个家伙跪在路边,自己抽自己耳光呢。陈翠翠也不阻止,耐心的看他们抽完一百个耳光,乐呵呵的扬长而去。

  https://www.xiaoshuozu.cc/shu/80259/393166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c。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