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永历三年 > 第六十六章 西江故事之三

第六十六章 西江故事之三

        在梧州,马自得给何子谦讲述这个资政会的时候,何子谦内心也不以为然。马自得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他站起来,背对着他们,看了一会儿远方的群山大河,回首说道:“子谦、钱将军,咱们迟早我们要北伐的,让鞑子尝尝咱们的厉害。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整合内部的力量。有位伟人说过,所谓政治,就是把敌人搞的少少的,把朋友搞的多多的。”

        何子谦和钱义若有所思,马自得继续说道:“为了把朋友搞的多多的,有些时候我们要让出一些利益,有时候是银子,有时候是权力。总有一天你们发现,内斗不算本事,把蛋糕做大才算本事!”

        就这样,故平蛮将军府的大门外挂了两块牌子,一块是浔州知府衙门,另一块是浔州资政会。蛮王的手下们妥协,进来十来个资政议员。

        何子谦趁热打铁,宣布捐五万两银子也可以参加资政会,有效期三年。浔州是岭南文化的发源地,富人还是挺多的。这一下子弄了百万两白银,笼络了四十多名资政议员。不过资政们的觉悟不高,都打算交个投名状给新东家,花钱买平安哩。

        等马自得收到这个消息,他已经顺流而下,快出广西。他喜不自禁,这特么总算开了个好头儿。这半年时间不到,先灭了曹志建,后整垮陈邦傅,尽特么内斗,肯定培养了一大帮不满分子,而且别人看到内斗的成果如此丰硕,也可能有学有样!

        来年满清南下,前线战事吃紧,还是后方谁有学有样的来一把,老子估计被跑南洋啦。他觉得这个资政会是个得意之举,它可以有有效整合内部资源,弥补内斗的伤疤。

        他写信给何子谦,命令陈翠翠作为资政会议长。陈翠翠一介商人,擅长利益交换,放着这个位置最合适。而且她是浔州旧人,可以有效安抚浔州地方势力。

        此次南下,他给自己设定三大目标。

        第一个目标是跟广州的杜永和达成同盟,协调对满清的作战。

        第二个目标是去澳门带回自己要买的机器设备和工程师,柳州已经有人去接收,钢铁基地的建设迫在眉睫。

        第三个目标不好宣之于口,他打算把梧州的饼画大一点,把广州军阀的银子先吸引到梧州,免得来年他们万一打不过满清,财产白白便宜了满清。这不,小马哥运了一大堆号外,堆在船舱里呢。

        黄昏,马自得坐在船头,泡一壶青柠茶,张虎和王天木在旁边候着。这次南下,他打算一个月内回梧州,再花点时间到柳州,准备九月初九成亲。他轻装简从,只带了两条船和一百名名卫士陪同。

        他暗想此次南下,是结盟不是结怨,没有根本利益冲突,广东军阀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不过张蕊担心爱郎的安全,派张仲虎随同护卫。张大侠的武功受过实战检验,马自得欣然接纳未婚妻的好意。

        马自得喊过来王天木,说道:“天木,此次北上,联络何大侠,耿忠明尚可喜两个能干掉最好,不能干掉就保全自身,千万别勉强。咱们跟鞑子的仗还有得打,不急于一时。”

        王天木抹了一把满脸唏嘘的胡子,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小公爷,咱给您至少带回一颗脑袋!咱是江西人,本土作战,嘿嘿。”

        马自得觉得他吊儿郎当的样子,有点轻敌。不过这小子是江西人,回江西执行任务正好。何图复传来消息,跟赣江的几个商帮混得好,马自得派王天木带着他的小团队,去找何大侠汇合,争取把尚耿两王干掉。

        至于长沙的孔有德,他另外派人去刺杀。这事儿搞得成的话,他也好出口被刺杀的恶气,也能遏制满清进攻的势头。

        他随口考校王天木的刺杀思路,模拟多种场景,让王天木出方案。王天木倒也乐在其中,这也是马自得欣赏他的地方。王天木武功不高,但是胆大心细,对这种行动有多重预案,擅长做方案。在不同的场景下,他总能找到最合理的方法,而且行动的目标明确,撤退方案也不拖泥带水。

        他俩正聊着,张仲虎汇报前方有战事。马自得竖起千里镜一看,前面三里的开阔水面上,二十几艘小船围攻一艘大船呢。小船犹如食人鱼一般围上去,咬着大船不放。

        大船不肯就范,船上的人居高临下放箭,小船上有人中招儿落水。不过小船人数占优,他们射出火箭,点燃大船风帆。不一会儿,大船失去风帆,停下来随波逐流。小船上人扔出挠钩,纷纷往大船爬上去,双方进行残酷的接舷战,都没注意到马自得的战船靠近。

        张九戈说道,船上好像是藩王的仪仗。可不是吗,马自得定眼一看,黄绸子、四爪金龙旗,这是皇家仪仗。谁特么胆子这么大,大白天的敢攻击藩王?隔得老远,马自得吩咐手下轰了一炮。

        小船上的人这才看到战船靠近,他们纷纷逃窜。已经爬上大船的人急忙跳江,来不及跳的被大船上的人斩杀殆尽。

        大船只是风帆点燃,好在抢救及时,船只的主体没有点燃。看见战船救了自己,大船上齐声的人喊话,战船停船答话。

        马自得从战船上放了一艘小艇下来,把对方的人拉过来。原来大船的人是唐王一行人,正要返回广州呢,没想到刚出广西就被截杀,被马自得好巧不巧救了。

        唐王朱聿锷,隆武帝和邵武帝的弟弟,他继承了隆武帝的傲骨,却没有邵武帝的愚蠢。邵武和永历争权失败后,他乖乖到肇庆觐见永历帝,放弃唐王封号。永历虽然没担待,但是对亲族还是挺仁慈的,仍旧封他为唐王。

        眼下皇室凋零,跟在皇帝身边叫得响的只剩靖江王和唐王。靖江王被养在桂林,唐王一直跟着永历东奔西跑。

        杜永和在广东称王称霸,脱离朝廷掌控,唐王主动替永历皇帝分忧,想回到广州牵制杜永和。马自得也听闻此事,不过没掺和。

        历史上,唐王在文村战斗到最后一刻,没有投降清军。马自得对他也很佩服,他吩咐张仲虎,跟他一起乘小艇去觐见唐王。

        他们爬上大船一看,桅杆被烧得一片狼藉,甲板也乱七八糟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白面短须,身着蟒袍,想来就是唐王。马自得没有失去礼数,下跪拜见唐王。

        唐王亲自扶起马自得,微笑道:“多谢武昌伯及时救命啊!”说完,他回头喊道:“王兴!过来拜见救命恩人!”

        一个敦实的汉子正在甲板上指挥扔尸体、救援伤员呢,他听到招呼,跑过来对马自得说道:“在下王兴,多谢阁下救援!”

        原来是王兴,他也是一条硬汉。历史上就是他一直陪着唐王,在文村弹丸之地死扛满清两大藩王的进攻,战斗到最后一刻。马自得拱拱手:“在下马自得,举手之劳,不必多礼。”

        王兴和唐王在梧州深居简出,对马自得只是有所耳闻,不过鄂国公火并曹志建、砍死沈永忠这样的大事还是知道的。三人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甲板,连个干净的地方都找不到,一个宫装妇人带着两个娃娃,惊恐的站在甲板上,不知所措。

        看到这个样子,马自得邀请他们上自己的战船,承诺派兵上来帮助他们打扫。唐王也不客气,带着王兴和老婆孩子上了马自得小艇。

        马自得在自己的战船上给二人泡好茶,问他们怎么回事。此事蹊跷,他们快出广西就被袭击,看样子袭击者不像是军队,反而有点水匪的样子。

        王兴狐疑的说道:“说来奇怪,咱们打起藩王的仪仗,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主动攻击我们?”

        马自得心想,这年头儿,藩王算个鸟,人家就是奔着藩王来的。他问了问唐王南下的意图,这个唐王倒也不隐瞒,自己主动南下替永历皇帝分忧的事儿,也不是什么丑事。

        马自得听完,心想你们俩节操是有,政治悟性太差,眼下广州的事情是你一个藩王能掺和的吗?朝中大员怕你回广州重走昭武的老路,杜永和也怕你分权,两边都有干死你的动机。

        他的时间紧急,也顾不上交浅言深。他把自己的分析说出来,二人对视一眼默然不语。两个人只想着替皇帝分忧,没想那么多,这么一分析他们也明白前方是龙潭虎穴。

        马自得真诚些说道:“水匪众多,我作为广西水军提督也有责任。我这就写上请罪的折子,请二位回梧州面呈皇帝。我这就派人通知水军,派兵清除水匪,等水路安全,二位再南下如何?”

        两人听出马自得这是给他们台阶下呢,再不接招儿就是二杆子。

        唐王感激的说道:“武昌伯高义,本王铭记于心。”说完,他喊过自己王妃和一双儿女过来见马自得。两个娃娃,小的是五六岁的男孩子,大的是十岁样子的女娃娃,两个小孩子眼睛亮晶晶的,看得出家教很好,他们跟王妃一样大方得体,马自得对这一家子颇有好感。

        唐王听马自得要南下广州,派了一个随从阿泰跟着他。这个阿泰是广州地头蛇,广州地面的人事很熟悉,他与广东水师提督林察是老乡,到了广州地头上也好有个照应。

        马自得知道,林察是郑成功的旧部,郑成功是隆武帝的的铁杆,也是唐王的支持者。这个人倒是可以搭上郑成功的线,马自得真心实意的跟唐王道谢。

        天还没黑,大船清理完毕,水手们从船舱里搬出备用大帆装好。为了安全起见,马自得送了王兴五十颗震天雷,双方挥手告别。唐王和妻儿、王兴站在船舷目送马自得离去,一点没有藩王的架子。

  https://www.xiaoshuozu.cc/shu/80259/393625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c。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