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在型月里的日常 > 第二十九章:陈凡其实没死哒

第二十九章:陈凡其实没死哒

        “麻呂个叉叉串叉烧,终于出了!”陈凡清醒的飘荡在空洞洁白无瑕的空间里,他发现空间中有许多的房间可惜大门的打不开。

        “说起来,谁tm打晕我的,还玩起了监禁play!”陈凡抱怨着要不是时不时的会出现个身影陪伴他,他准得给逼疯了。

        “哎,也不知道那个身影怎么样了,最后一次出现后他/她离开后我也能离开了不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呢?。”经过这么长时间断断续续的陪伴以及最后一次也是最长的相处,他不可否认的对这个人影有很高的好感。

        陈凡还是漫无目的的走着,不过他还是会一个个门的去试试能否打开。

        “嗯?居然不是任务,我才刚刚回来啊,阿赖耶可真不是人出门公干还得接私人任务!”红色的身影好像接到什么通知起身抱怨。

        “它本来就不是人,好了吧,红色的我!我还想出去呢!你不去我去!”黑色的身影突然说道。

        “这玩意还能让?要可以你去得了!”红色无所谓的说道。

        “切~”黑色躺床上扭身不看他。

        ‘嘭!’“我r······”

        “!?撞到了什么?不可能啊英灵殿里不可能有东西的啊?难道是最近任务太多产生的幻觉?”红色英灵看了看面前的光幕什么都没有。

        “哟!卫宫,你也出任务啊!”一个爽朗的笑死响起。

        “嗯?阿拉什大哥啊!今天你出什么任务?”英灵卫宫也笑着回应。

        “刚刚接到通知,好像是去什么特异点的,拯救人理。”大英雄,阿拉什笑着说。

        “这任务可不好做啊,注意安全阿拉什大哥!”英灵卫宫关心道。

        “额,别说我了,你的传送阵好像在缩小呢!”阿拉什指了指。

        “什么!!!”英灵卫宫急急忙忙的闯了进去。

        “哎~还是太年轻了啊!”阿拉什也走进了光幕。

        随后陆陆续续有英灵都走出了房间。

        ······

        一个身穿红衣黑裙的黑发双马尾少女站在杂乱的地下室的魔术阵法前。

        “其基为银与铁,基础为石与契约之大公,其祖先为吾师,修拜因奥古。(我可是做足了准备的,还有我的上面可是有人的。)

        开门四方尽皆关之,自王冠而出,于前往王国之岔路循环往复。(你可别走错路。)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魔力快满了哦。)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现在是最好时机了。)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不来的话就会就错过了哦。)

        &‘anfeng’

        宣告!

        汝之身托吾麾下,吾之命运附汝剑上!

        响应圣杯之召唤,遵从这意志、道理者,回应我!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者,吾乃集世间万恶之总成者!

        缠绕三大言灵之七天!

        穿越抑制之轮出现吧,天平的守护者!”

        阵法开始从淡蓝色的光芒转变为鲜红色,散发出强大的魔力与红光然后···爆散,一瞬间地下室又黑了起来。

        “完美!毫无疑问抽出了最强的卡!”远坂凛跪坐在地上很兴奋“咦?英灵呢?”

        “轰!!嘭!嘭!”宛如什么东西从屋顶砸下而且还是两次声响。

        “为什么啊!!”远坂凛急忙冲上去查看情况。

        “可恶!门坏了!啊啊!真是的!”远坂凛踹开了房门脚步踉跄的进到屋内。

        出面在远坂凛面前的是一个白发皮肤黝黑身材紧身红黑搭配的男子。

        屋内一片杂乱,男子坐在杂乱堆砌在一起的家具上闭目养神。

        睁开眼睛的男子调笑的看了眼远坂凛,这让远坂凛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很不爽。

        远坂凛看了眼时钟然后懊悔的原地打转,男子饶有趣味的看着远坂凛。

        “话说回来,你是什么人?”抱头蹲防的远坂凛扭头看起了男子。

        “一开口上来就是这句吗?看来我又遇上了一个不得了的master啊。哎呀哎呀,这下可真的是抽到下下签了”男子一脸无所谓的嫌弃。

        “姑且确认一下,你应该是我的servant没错吧!”远坂凛起来扭身走向男子在距离两米双手抱胸问道。

        “我才想问你是不是我的master呢。”男子反问“在我被召唤的时候根本就没看到你。”

        “又不是刚出窝的小鸟,可别告诉我你只是睁开眼睛的瞬间才会决定自己的主人”远坂凛嘲讽到。

        “算了,我就想问的只有一件事,你是否是我的servant,而不是别的什么人,毕竟主从关系还是一开始就搞清楚比较好。”

        “没错,这个意见我也赞成。但是····”

        “艹,我但你麻皮!”在杂乱的家具下刚刚醒来的陈凡爆发出一阵气浪震开了身上的所有东西,距离最近的英灵卫宫被掀翻,远坂凛还好有点距离迅速躲避。

        陈凡先是看了下情况“掉线凛啊!”

        “谁是掉线凛啊,我叫远坂凛!!!”

        “好的掉线凛,明白掉线凛!”

        “......”

        无可奈何的远坂凛戒备的看着认识她新出现的男子,他大概和现在的远坂凛差不多高一身现代休闲打扮平平无奇的面容要是丢在人堆中人就没了,是个很适合做assassin的好料子。

        “额!!哥!!你····”英灵卫宫看到陈凡后大惊失色。

        “就是你个臭小子吧,开门撞我,还砸在我身上,看我抽不死你!”陈凡看见英灵卫宫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拳打脚踢。

        英灵卫宫也没有反抗,抱着脑袋被陈凡殴打着。

        “呼哈!舒服了!”打一顿后神清气爽的陈凡感慨道。

        “啊哈哈!哥,你怎么在这里呢?”没事人的英灵卫宫一脸掐媚。

        “别以为叫哥我就放过你,小子!”陈凡无视英灵卫宫一脸掐媚恶狠狠的说道。

        “没事,我是过来人,我都知道!”

        “啧啧~看来你是知道些什么了!我也不会多问你,你也不必透露什么!”

        “没问题!哥,对了哥,能说说你为什么在这里么?”

        “嗯!被你撞下了的,不过还得谢你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从那个鬼地方出来!”

        “能帮到哥是我的荣幸。”

        远坂凛也迷糊的看着这些事情的发生,按理说是自己的从者为什么如此献媚那个陌生男子,还一口一个哥的叫着。

        看着两人若无其事的聊天远坂凛受不了啦!

        “宣告!向令咒宣告,遵循圣杯之守则对吾面前之人,对吾之servant施以惩戒之法···”

        “别逼逼了,你家马死达对你下令咒了,你不上去阻止么?”

        “啥?”

        “我以令咒下之,我的servant应该对我绝对服从!”

        一阵魔力气浪吹过!

        “现在你们都闭嘴。”

        陈凡沉默了,英灵卫宫沉默了,只有远坂凛得意的看着他们。

        “话说,我不是英灵吧!为什么我也会受到令咒的制约?”陈凡扭头看着英灵卫宫。

        “额,大概是我的部分灵基被你使用了吧,现在我们应该是同用一个灵基。”英灵卫宫感知自身情况后解释。

        “哦吼~也就是说你们都是我的servant咯!”远坂凛更加得意。

        “完了,芭碧q了!”陈凡绝望了。

        “啊哈哈~~”英灵卫宫也发现

        (本章未完,请翻页)

        自己好像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好了!!!换个地方,都跟我过来!”远坂凛得意洋洋的走到了书房,陈凡的身体机械的跟着。

        英灵卫宫只好护在他身后,因为在印象里陈凡是没有战斗力的,他一有事情都是身边那些强大到离谱的女人们为他解决的,而且他一手的好厨艺也是跟着陈凡学的。即使现在和他的灵基连接了他也不觉得陈凡能有啥战斗力。

        到了书房远坂凛缩着双腿抱着坐在沙发上,陈凡坐在她旁也没有反对。大概是陈凡这人畜无害的样子和还有点傻的表情让远坂凛并不反感。

        “以防万一问一句,你究竟是否理解令咒的重要性。”走到书房先是看了眼小玩意的英灵卫宫还是问道。

        “切,这是哪门子的绝对服从啊!”远坂凛撇嘴小声嘀咕然后高声“不就是仅有三次能够约束servant的命令权么,那又怎么了!”

        “听好了!令咒这东西不止可以强制命令servant,也可以在危机的时候召唤servant到达你的身边,不管servant在哪里何时何地都会一瞬间到达你的身边,也可以强化从者让servant的战令更近强,所以你知道你刚刚是有多浪费么!”

        “有什么关系~反正还有两个!”

        “咳咳,对还有两个,掉线凛,其实呢你刚刚的令咒使用方法是不对滴!你应该更加准确的指定servant去做的事情的具体要求。必然说你用令咒下令servant赢得圣杯战争,令咒也就会全面强化servant,这样就使得令咒的力量太过于分散,你只要说令咒强化servant的宝具威力,炸出一个核弹的效果都有可能。”一旁的陈凡幽幽的说道。

        “是么?”远板凛疑惑的看着英灵卫宫。

        “不信?要不我们炸个教会试试看?”陈凡还以为是平行世界。

        “这个可以!不过卡莲还在教会呢,得先让她离开!”

        “你反对也是正常的··什么你不反对?卡莲?卡莲·奥尔黛西亚?言峰绮礼的女儿?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额,虽然我不反对炸教会但是你也不用那么激动吧!”

        “呼哈,那好先不说她说说你为什么不反对呢?”

        “嗯,教会里有一个我很不喜欢的人!整天和个暴发户一样的!尤其他还喜欢在我面前炫富撒币。”远坂凛有点咬牙切齿。

        “热心市民金先生?”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他那个人倒是金光闪闪的。尤其是总喜欢在我面前丢宝石,居然还不给我,他反正有那么多!”

        “......”

        “额,言峰绮礼呢?”

        “自从父亲死后他就是我魔术上的教导者了,虽然那个人很恶趣味,但是人还不错就是他做的麻婆豆腐让人不敢恭维。”

        “如果我说,你父亲是他杀的你信么?”

        “那肯定不可能,我妈妈都说了,她亲眼看着我父亲和间桐雁夜在上次圣杯战争同归于尽的。”

        “你妈还活着?”

        “你咒谁呢,我妈当然活的还好好的!不过圣杯战争我让她先去外地避难了而已。”

        “额,抱歉抱歉,能问下你妹妹呢?”

        “我妹妹?”

        “就是小樱,间桐樱。”

        “小樱她现在好像住在卫宫家里。”

        “额,那老虫子呢?哦对了是间桐脏砚!”

        “间桐脏砚?他好像在上次的圣杯战争中消失了,到现在都没找到。”

        “麻了彻底麻了,消失了这么多年,她们不是会打死我···”陈凡瑟瑟发抖的缩在沙发里。

        远坂凛倒是看着莫名其妙就害怕起来的陈凡。

        英灵卫宫倒是知道点,不过他是不会说的。

        (本章完)

  https://www.xiaoshuozu.cc/shu/80262/385185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c。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