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无敌从降妖除魔开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仙人指路符

第一百一十一章 仙人指路符

        萧时年默默观察着符纹,指向某根金线说道:“他就藏在此处。”

        姜望仔细瞧了瞧,问道:“你咋看出来的?”

        萧时年冷笑,你看我搭理你嘛?

        裴皆然说道:“虽然我也不懂,但懂得人自然能看出来。”

        萧时年淡淡说道:“此位置就在栖霞街,而且是第四条巷子里,往前大约七百步。”

        姜望惊叹道:“居然能看得这么细?”

        萧时年没有看他,朝着裴皆然说道:“人已帮忙找到,我要睡了,你们请回吧。”

        罪魁祸首已显形,谢吾行等人对付魍魉信手拈来,纵使魍魉再多,只要动作够快,也不会出什么问题,姜望便没有强求萧时年再帮忙降妖,同裴皆然一块以最快速度赶回栖霞街。

        目前为止,姜望依旧无法在外面任意运转神国的力量,但有夜游神在,不至于被察觉端倪。

        来到栖霞街,他们都内敛气息,放缓脚步,第四条巷子里没有住着人,只有布满蜘蛛网的空宅,往前约七百步,姜望看着左右两侧对门的小院,挠了挠头,低声说道:“你左我右?”

        裴皆然径直翻入左侧院里。

        虽然天师只是普通人,没有符箓的情况下,察觉不到外界任何风吹草动,但姜望仍是很谨慎,他扒墙露出脑袋,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有一颗杨树光秃秃的,屋前有破烂帆布随风轻荡。

        姜望正看的认真,忽然有人拍他肩膀。

        他霎时间寒毛直竖。

        作势便要拔刀,但紧跟着耳边就传来裴皆然的声音,“那个院子里什么都没有,话说你趴在这里做什么?为何没进去?”

        姜望恼怒的瞪向她,“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裴皆然轻笑一声,似是嘲讽,直接翻墙而入,左侧院子无人,目标只能在这里,也不用再隐藏。

        姜望跟着翻墙,皱眉说道:“就算天师跟普通人没有区别,但我们终究是闹出了一些动静,只要不是聋子,总会察觉到吧?莫非萧时年弄错了,或是能耐不够,被那个人耍了?”

        裴皆然环顾四周,沉声说道:“确实没人。”

        姜望面色难看,说道:“若是萧时年也指不上,我们想找到他怕是很难,等妖怪真的破封出来,一切都迟了。”

        被关起来的妖怪,姜望自然不惧,但能被镇压在此,或是烛神战役期间的大妖,纵然没有巅峰的道行,要毁掉浑城,恐也是吹口气的事情。

        夜游神突然说道:“妖怪被那尊神再次镇压,道行应该又有缩减,哪怕仍是极难对付,但不是有一个林澄知么,而且那位刘行令很快也会来浑城找你,妖怪的事情确不用担心。”

        想到林澄知和刘玄命,姜望顿觉头疼,这俩也是很大的麻烦啊。

        “你有没有法子找到那个天师,你可是一尊神啊,你的神通呢?”

        虽然姜望一开始就问过夜游神,若是有法子,哪里需要找萧时年帮忙,但姜望很清楚放任那个天师的后果,他甚至都想着也学学画符了,只要懂得符箓,便能以符炁寻天师。

        夜游神说道:“有没有一种可能,让赵汜帮个忙?那家伙画符的天赋极高,没准儿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姜望面露犹疑,可貌似也没别的办法。

        原想让裴皆然留在此地,看看有没有什么踪迹,但怕黑的裴皆然哪肯独自留下,当即便拽着姜望,瞬间飞到侯府里。

        得知情况,赵汜很震惊的看着姜望和裴皆然,“我是天赋异禀,但你们也太高看我了吧,我连符炁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找人?”

        姜望也很震惊,说道:“你已经画出那么多符箓,却连符炁都不懂?”

        赵汜羞愧道:“我就是按老陶的符箓册照着画,虽然他确实教了我很多,但没有教我怎么识符炁啊,可能是我画符画的太快,老陶一直在怀疑人生,忘了教我?”

        姜望嘴角抽搐。

        他很想把赵汜打一顿。

        这是人说得话?

        他好像严重低估了赵汜的天赋。

        姜望默然片刻,说道:“姑且试试,我现在就把陶天师找来,临场教你,而且你不是想帮白姑娘报仇么,那个天师很可能就是范天师的靠山,整个酒仙郡,恐怕只有你能找到他了。”

        后一句是有些恭维的,因为赵汜爱听。

        但打动赵汜的不是这句恭维。

        他表情变得严肃,沉声说道:“我试试。”

        姜望把正在镇压魍魉的陶天师带回侯府,饶是最清楚赵汜的能耐,陶天师也很难相信会成功。

        仙人指路符是专门寻人的,赵汜没有画过,而且此符不会凭空寻人,得有要寻之人的物品或是头发之类的,虽说寻天师能以符炁为主,但要求也很高。

        陶天师得知连萧时年都失败了,若是赵汜能成,他的心态会彻底崩溃的。

        赵汜在很认真的画符。

        想要以符炁寻觅别的天师,也得先感知到符炁,可若对方把符炁极力隐藏,甚至就像萧时年那样,虽是确定目标,但被对方察觉,提前逃走,最终依旧是无用功。

        萧时年既能找到,陶天师便相信是真的找到了,而姜望和裴皆然没有找到人,只能代表那个天师很谨慎,而且符箓造诣极高。

        赵汜天赋再好,也只是画符很快,失败的概率很低,但迄今为止仅画出一次神符,跟真正厉害的天师相比,仍是存在差距。

        陶天师的心情很复杂。

        即希望赵汜能画出找到敌人的符箓,又害怕他真的画出来,那只会让陶天师觉得自己更废了。

        裴皆然其实也不懂符箓,根据姜望和陶天师的表现,纵是意识到赵汜可能画符的天赋很高,但也没有具体的认知,所以表情是有些存疑的。

        而且赵汜画符的动作太快了,感觉就像是在瞎画......

        “符成了?”陶天师看着赵汜手里的符箓,神色意味难明,赵汜点头,但又说道:“只是品秩低了点,我再重画。”

        这仍属正常现象,赵汜想画出符箓确实简单,关键在于画出的仙人指路符有能力找到那个天师。

        而第二次画符,赵汜没能很快画出来。

        他每画一笔都在思考。

        姜望迟疑道:“若真的画不出来,就算了。”

        赵汜没说话,只是看着符纸发呆。

        陶天师在旁低声说道:“仙人指路符其实很特殊,毕竟有仙人两个字,虽然都是直接以仙人指路称呼,但实际上整个隋国存在的仙人指路符都只能称得上指路两字,是需要某种条件才能起作用,而且有距离限制。”

        “真正的仙人指路符,是你心里想到,符箓便可帮你指引,例如你想找一条蚯蚓,只要手持仙人指路符,在心里想,周遭蚯蚓都会无所遁形,哪怕有蚯蚓藏在很深的地下,而且范围很广。”

        “像这般仙人指路符,纵是张天师想画,也得需要很长时间,甚至仍有极大失败的概率。”

        “只是以符炁寻找天师,虽是相对简单,可能耐高的天师能做到直接切断,那位天师显然就有这种本事,要画出让其无法察觉的指路符,就得是很接近真正仙人指路的符箓。”

        陶天师看着认真思考的赵汜,说道:“他想画出更高品秩的指路符,虽是勇气可嘉,但没有那么简单。”

        姜望默默说道:“你最好别说这种话,赵汜打你脸打得还不够狠么?”

        陶天师顿觉无地自容,而嘴巴依旧强硬,“赵汜的天赋确实高到离谱,可他毕竟只是刚刚踏入此道,再是怪物,也不至于到张天师那般高度吧?我是相信他能画出高品秩的指路符,但肯定画不出真正的仙人指路符。”

        他话音未落,赵汜忽然又开始画符,且动作变得如往常那般快。

        陶天师面庞抖了两抖,不会那么邪乎吧?

        下一刻,赵汜便把符箓递到姜望面前,说道:“只需把符捏在手里,周围百丈内但凡有一丁点符炁就会被感应到,且立即锁定,让其插翅难飞。”

        指路符的画法是陶天师刚刚才教的,符箓册里也有描述,赵汜确实没有画出真正的仙人指路符,但此般符箓的效果也非寻常指路符能比,起码用法就不一样。

        陶天师面部僵硬。

        虽然没有那么邪乎,但也很邪乎了。

        他感觉赵汜像是在散发万丈光芒,此子继续画符,很可能有朝一日超过张天师!

        而换言之,赵汜算是他徒弟,这么一想,人生忽然美妙了起来。

        想想未来某一日,赵汜攀登符箓道最巅峰,而将他教出来的是陶天师......

        美,太美了!

        姜望只是抱着没有办法的办法来找赵汜的,没想到真有意外收获,但想到萧时年也曾确定目标,结果一个人影都没瞧见,若想证明此符确实有用,得试过才知道。

        赵汜要帮白川绫报仇,便又再次画出一张指路符,是想让姜望和裴皆然分头行动,更快找到目标。

        而裴皆然本想拒绝,但赵汜跟着姜望,陶天师跟着她,已经分工明确,且只要不是独自一人,裴皆然就没再说什么。

        姜望第一目标是在栖霞街。

        裴皆然带着陶天师径直走向凭阑街。

        但刚刚是在非正常的境地下,只顾着看赵汜画符,此刻环境改变,裴皆然恢复了正常模样,随之而来的就是慌张,陶天师是个陌生人!

  https://www.xiaoshuozu.cc/shu/85287/401212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c。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