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族 > 我在超勇的世界里当苟王 > 第四章 奇怪的小伙伴们

第四章 奇怪的小伙伴们

        第二天清晨。

        "嘿,傻大牛,吃饭了!"一个小男孩拍了拍正在熟睡中陆丰年的脸,手里装着米饭的碗被他重重的拍在桌上。

        陆丰年瞬间从梦中惊醒,只见一个身穿蓝色上衣,露出俩只古铜色皮肤的手臂,束着一条黑色腰带,披头散发的小男孩出现在眼前。

        "张嘴,好了,我先走了。"没等陆丰年反应过来,小男孩屈指一弹,一颗药丸便落入其嘴中。

        说罢,小男孩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这应该就是小壮吧,还是小草好啊,小草今天没来,难道还在生气?"陆丰年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眼神怔怔看着小男孩的背影,消化药丸的那种舒爽感都没去体会。过了许久,才发出感叹。

        接着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直接坐起身来,端起桌上的米饭,先是双手捧着深深的吸了一口热气,拿起筷子扒进嘴中兴奋的吃了起来。

        片刻后,最后一粒米饭被陆丰年小心翼翼的放入口中,微眯着眼细细品味,意犹未尽之感油然而生。

        "看来得把和小草的误会解开呀!"陆丰年看着空空的碗底喃喃道。

        放下碗,陆丰年脚尖着地,扶着床,慢慢站立了起来。

        些许过后,一道身穿白色背心颇为壮硕的少年走出木屋。

        外面的天空很蓝,空气也很清新,就是脚上的草鞋穿着有些不舒服。

        陆丰年缓步走在村子中间的道路上,其实说村子也不像,看过去一共就只有八座和自己木屋大小的房子分列在俩旁。

        转悠了一圈发现屋里都没有人,便沿着道路向着外头走去。

        不一会儿,眼前出现一条河,而河边有一个身穿白袍的小男孩正在垂钓。

        "阿牛哥,醒了啊。"白袍小男孩微笑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少年说道。

        "嗯,小璇今天鱼获怎么样。"陆丰年想起了昨天和小草聊过小伙伴们的喜好等等,这钓鱼的应该是小璇。

        "阿牛哥还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条河里没有鱼,哪来的鱼获?"小璇一笑置之。

        陆丰年暗道不好,但还是自我安慰,只是小孩子没关系的。

        "我一觉醒来什么都忘了。"陆丰年也只好尴尬笑着解释道。

        "没关系的,你只要记得你是阿牛就行了,其他的不重要,反正阿牛以前也是个傻子。"小璇颇有深意道。

        陆丰年猛然一惊,这就是修仙世界里的小孩子吗?这么恐怖,还是小草可爱多了。

        但转念一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喜欢装老成的小孩子自己又不是没见过,眼前可能就是。

        "小璇你这垂钓无鱼之河还是差了点意思,愿者上钩才是真正的高深之处呐!"陆丰年连忙转移话题,对付这种小孩,就得装的比他更高深。

        "愿者上钩?此意何解?"

        "钩上无饵,垂钓于河中,鱼儿自愿上钩,此为愿者上钩。"

        这几句话仿佛充满了魔力,让小璇看着手中的鱼竿怔怔出神,嘴里不断喃喃复述陆丰年刚刚说的话。

        而陆丰年则是心中冷笑了一下,小孩子分分钟拿捏的事,随后起身离开了此处。

        看似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实则溜了,溜了,还是找个好说话的小伙伴聊聊吧。

        小壮喜欢打架、小璇喜欢钓鱼、小莉喜欢玩木头、小景喜欢发呆、小风喜欢喝水。

        陆丰年一边走着一边喃喃自语,接着便走进了一片桃林。

        眼前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裙的小女孩,正拿着一把木剑一动不动。

        忽然一片桃花落下,小女孩木剑迅速挥舞而过,花瓣断成俩片。

        "好,小莉妹妹,好剑法!"陆丰年见状,双手鼓掌称声叫好。

        可小莉似乎是没听见一样,仍然一动不动站在等待着下一片花瓣落下。

        "咳咳咳,笑死我了,傻阿牛,她在练功,听不见也看不见的。"这时旁边传来呛着的咳嗽声。

        陆丰年现在已经麻木了,见怪不怪,也不想装了,直接走到那道声音来处的近前攀谈了起来。

        "小风老弟,给我来一口!"陆丰年看着倚靠在桃树枝上的小男孩说道。

        "给。"

        咕哝咕哝!

        "好酒!"陆丰年接过葫芦,直接灌了一大口,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接着砸嘴弄舌畅快道。

        "这普通的水有什么好喝的。"小风撇嘴道。

        "小风老弟,此言差矣,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哈哈哈,好一个醉翁之意不在酒呀!走!我们去找老头子,今晚上我们俩不醉不归!"小风非常兴奋,一个转身轻轻落在地上,拉着陆丰年就往桃林外走去。

        "我们去找村长干嘛?"陆丰年知道小风说的老头子是村长。

        "当然是去喝酒啊!"

        "喝酒和村长有什么关系呀?"

        "诶,没有老头子同意,我们出不了山,也就喝不了酒咯。"

        "可是我们还小啊!"

        "谁跟你还小,我都~你~好吧。我们确实还小,那再过几年吧。"小风语气一窒,整个人仿佛泄气了一般。

        "没事的,小风老弟,这酒呢,以后可以再喝。咱们以水代酒,意境到了,自然醉了。"陆丰年出声安慰道。

        "想不到傻阿牛不傻的时候竟然是个妙人。"小风拿过葫芦,纵身一跃,再次倚靠在树枝上。

        而陆丰年这才注意到,小风背下的树枝细长干枯,根本不可能承受小风的重量,可他却像是枕着清风,在枝丫上随风飘荡,自在逍遥。

        "小风老弟,好轻功。"

        "轻功吗?倒也相符,这叫轻身术,想学吗?"小风喝了一口"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道。

        肯定想学啊!内心波涛汹涌,但表面微微一笑道:"还请教我。"

        "我教不了你,你去后山找那个呆子,以你中品资质的天赋,一天就可以纳气了,步入纳气境就可以学了。"小风摆了摆手,直接下了逐客令。

        陆丰年作揖告退,原路返回。

        路过河边的时候,发现已经没了小璇的身影。

        "这几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怎么给我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陆丰年自嘲道:"还是小草可爱,更像这个年纪的小孩呀。"

        但也看出来了,他们似乎都知道了我不是那个傻傻的阿牛,可似乎对我也没有恶意。

        可想想也不对劲,真正的阿牛应该死了,作为小伙伴的他们,竟然没有任何举动。

        带着疑惑陆丰年穿过村庄,向着后山走去。

        来到山腰处,小壮背负着双手,一副高人模样,就是小孩模样的他看起来有点滑稽。

        "喂,傻大牛,来和我打一架。"小壮稚嫩的声音响起。

        "检测到事件,系统开始打分。"

        "嗯?这就开始了吗?"脑海中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怂包行为,我如何表现分值才会更高呢?勇者模式的打分机制到是描述的很清楚,但当自己问系统苟王模式打分机制的时候,系统回答的却是无可奉告。

        看来只能自己摸索了,小壮找我打架,要么我直接避战,要么同意过上俩招,直接认输。

        "咳咳咳,我的伤还没好,等过俩天再打吧。"很显然,直接避战显得更怂。

        "哼!怎么,连和我打架的勇气都没有吗?"

        "那你给我一个和你打架的理由。"陆丰年也有些恼火,这小孩怎么就这么得寸进尺呢?

        "打架需要什么理由,快点别墨迹,你敢不敢和我打一架!"

        "不打!你不需要理由,我需要。没有理由我是不会打的。"陆丰年咬了咬牙,这么嚣张,真想冲上去揍他一顿。

        "哼!"小壮发出一声冷哼了,转身就走。

        "系统:此次事件表现的稍显浮夸,语言表述不够充分。分值为35分,黄金宝箱+1,成就点+3。"

        "黄金宝箱已放入背包,请问宿主是否打开。"

        "打开!"陆丰年不免有点期待。

        "恭喜宿主,获得上品灵米一袋!"

        "???,有没有搞错啊,这是黄金宝箱耶,怎么才一袋大米!"

        "本系统明查秋毫,英明神武,不会出错。"

        "黄金宝箱只有大米吗?"

        "无可奉告。"

        "......"也罢,一袋上品灵米也行,这应该就是小草他们给我吃的米饭应该就是所谓的灵米吧,等我纳气境学了法术,就不会挨饿了。

        陆丰年也没去背包空间看那袋大米,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就算没有苟王系统机制,傻子才和你打。"路过小壮刚刚站立的地方,陆丰年用脚踢了踢被其踩着凹陷下去的土块喃喃自语道。

        随后向着山顶继续走去。

  https://www.xiaoshuozu.cc/shu/99201/393700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iaoshuozu.cc。小说族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c